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娱乐新闻 > 正文

现实主义含量:电视剧质量的分水岭

http://www.cecet.cn/       2023-03-14       北京日报       

  胡祥

  2023年开年,荧屏上电视剧佳作频出,《狂飙》聚焦扫黑除恶,《三体》作为首部国产硬科幻剧集横空出世,“迷雾剧场”的悬疑剧《平原上的摩西》入围柏林影展剧集单元,还有一些都市情感题材作品热播。观察这些作品,尽管题材不同,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以现实主义手法贯穿其间,这其中有将题材与手法结合得较好的,也有不太理想的,值得关注。

  在类型剧中的成功运用

  扫黑剧是天然的现实题材作品,它最大的特色就是紧贴时代生活,展现公安干警与黑恶势力斗争交锋的过程,这也是这一类型容易成为出圈爆款的最核心原因,如《扫黑风暴》《罚罪》等。而《三体》虽然是科幻题材,但遵循现实主义手法,体现出与以往国产软科幻剧不一样的质感。

  《狂飙》最大特点是反映扫黑除恶常态化之后的政法系统教育整顿。这部作品在题材上不算创新,却有“狂飙”式突破:第一次展现了黑社会头目从无到有、由弱到强的发家历史。该剧并不仅仅是一部展现警方如何打击黑恶势力的作品,而且融入了社会学的视角,从时代变迁来表现扫黑除恶。作品对于2000年左右破败的工业厂区——旧厂街及周边底层生态的描写是成功的,老一辈工人往事代表的是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荣光,享有较高社会地位,而年轻一代子弟却在时代改革大潮中被边缘化,让这部扫黑题材剧又有了厚重的年代感。作品展现了早期黑恶势力依靠收取保护费、KTV娱乐业、采沙、赌博等较原始手段积累财富,逐步通过房地产等行业进行洗白,最后甚至能进入政界——这一“发家史”做了较为真实的还原。从楼宇外貌、人物服装、所用物件甚至到房间陈设,都具有年代感。

  《三体》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国产科幻电视剧,它最大的特色在于非常忠实于原著。在现有条件下进行了改编,虽然表现了不少科幻奇观场面,包括宇宙闪烁、三体电脑游戏等名场面,但是整部剧还是采用现实主义手法。首先是对故事主要发生年代——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后的年代氛围的还原,包括老旧住宅、街道餐馆、非智能手机等的展现,特别是对1960年代红岸基地的表现,一下子将观众带入到那个特殊年代,真实表现了当时复杂的人性情感和矛盾斗争。其次,电视剧将原著中主要承担“串联性”角色的汪淼改编为主角,加强了对他的塑造,特别是强化了对他家庭的描写,增强了亲情的表现。比如,他发现三体在他视网膜上标记了倒计时,让妻子和女儿用相机拍摄相片来核实,这些都处理得比较真实。所以,虽然这部作品是科幻题材,但它的基调和原著一样,还是以现实主义为主。

  《平原上的摩西》同样改编自同名小说,可以说是近年来“迷雾剧场”最不“悬疑”的悬疑剧。无论是它近乎纪录片式的长镜头,还是缓慢的破案节奏,对观众都是考验,很多网友弹幕说“看了几遍无法看哇”“几乎睡着”,但是它的电影般的影像质感,特别是它对上世纪80年代的时代氛围以及基层警察办案过程和细节的还原,都非常精准。作为首部入围柏林影展剧集单元的国产电视剧,可见其品质非同一般。虽然这部作品在传播上不温不火,但是并不妨碍它体现出来的现实主义力道。

  在都市剧中的原地踏步

  当《狂飙》《三体》两部作品在同档期激烈对垒并引发全民讨论时,同时期的其他题材作品如《打开生活的正确方式》《耀眼的你啊》等都市题材剧则显得悄无声息,哪怕有大明星参演也无济于事。这其实与作品是否深化现实主义创作有关,一些问题显而易见。

  首先,在剧情上显得“假”,表现在主要依靠刻意地编造巧合来制造矛盾。比如《耀眼的你啊》,作为一部都市女性群像作品,是近年来市场创作的热门类型。作品开篇,女主角康子由去酒店参加行业分享会,竟然能够盲打误撞地冲进前夫的婚礼现场,而她的现男友居然能在知情的情况下,当着众人的面向她求婚……这种情节具有极强的刻意性,特别是康子由被前婆婆追赶的这个桥段,简直是整部剧作戏剧手法上的隐喻——即创作者过于突显自己的上帝视角和能力,人物只能按照他设定的单一方向前进,撞入一堆乱如麻的情感纠葛中。这样看貌似很有戏剧感,能很快调动观众情绪,实则失去了真实感,非常狗血。

  《打开生活的正确方式》是一部聚焦男性中年危机的都市剧,之前同类型作品《林深见鹿》《东八区的先生们》相继扑街,都没有太好的口碑。这部作品采用的是惯用的轻喜剧风格,但是轻喜剧并不一定意味着脱离生活的逻辑。剧中黄渤饰演的男主角边亮与女主角冬晓是高中时期的恋人,后来冬晓怀孕,她妈妈到他家里要说法,冬晓在路上摔倒流产,后来负气出走留学。时隔20多年后回国工作,正好作为领导到边亮的公司来检查评估工作,她放言回来就是和边亮结婚,报复当年他的薄情。这部剧最大的问题在于,将中年危机表现得过于直白,就像上热搜的边亮妻子在他面前突然解开睡袍的情节一样——不是去揭露生活表象背后的情感挣扎,也没有耐心去展现现实生活的丰富度和复杂度。

  《我们的日子》作为一部还原上世纪80年代的作品,对于部分细节表现得也不真实。比如说,剧中女主角刘淑霞说要给男主角王宪平生七个孩子,这明显不符合当时已经开始实施计划生育国策的现实。此外,剧中作为流氓地痞的杨大山居然能战胜退伍英雄王宪平,当选工厂保卫科科长,也不太符合现实,这种情节失真让观众十分不适。

  如果说《狂飙》《三体》是现实主义潮流中开往深处的航行,让观众看完后劲很足,那么当下的都市剧创作则像是在海边观望,只是浅浅涉足,并不愿意把艺术创作的脚步真正放进宽阔的现实中去——让观众仿佛在喝了一瓶烈酒之后,又喝了白开水。诚然,《狂飙》《三体》是需要大量时间打磨,甚至可能几年才出一部的精品,但是以上现象,确实也反映出了都市剧创作的停滞。

  对现实主义的理解决定作品质量

  从近一段现实题材电视剧的创作来看,对现实主义手法的运用和理解,成为现实题材作品质量的分水岭。这种区别不在于明星阵容,不在于投资制作,最大问题还是在于对现实主义创作的理解。

  现实主义电视剧创作,人物塑造很重要。是否以现实主义的态度去塑造丰满的人物,让人物有灵魂、有温度,是创作成败、观众好恶的关键。《狂飙》中对高启强这个人物的塑造,就是遵循了现实主义法则——既还原他小鱼贩时期的卑微身份、作为一家之主拉扯弟弟妹妹的辛酸,又写了蝇营狗苟、左右逢源的发家历程,展现了人物的丰富性。当下有些现实题材电视剧效果不佳,关键在于脱离了现实主义创作的手法,不是从实际出发,而是从想象中的现实出发,编造不切实际的矛盾冲突,难以真正抵达生活现实和艺术真实。现在看来,“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这句话依然不过时,现实主义创作就是要表现环境真实和人物真实,表现真实的人性情感,人物的关系、人物的行动都要符合真实的戏剧情境,符合真实的生活逻辑。

  另外,从近期几部作品的传播效果来看,对现实主义创作的理解应该更深化。现实主义创作,特别是“类型化+现实题材”的创作中,讲好故事也非常重要。当下的部分都市剧创作,在叙事方式上追求很多巧合,看起来跌宕起伏,实际上却非常不真实,甚至很狗血。《狂飙》火爆出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编剧具有高超的叙事技巧,把故事讲得好、不拖泥带水这一点非常重要。而且故事情节发展出乎意料,特别是突破以往扫黑剧的一些创作窠臼,让人看出了新意,能沉浸进去。

  在部分现实题材剧中,虽然运用了现实主义手法,却没有符合传播平台特点去讲故事,影响了传播效果。比如《平原上的摩西》在爱奇艺上的热度只有3000多,和它本身的艺术质量极不相称。原因在于讲述方式过于先锋,带有实验性,对一般观众来说有观看门槛。导演刻意追求一种“去戏剧性”,在还原生活本质和案件真相时,过于导向了“纪实性”,造成叙事的缓慢,这样就与观众对于悬疑探案剧的期待形成了较大的差距,阻碍了这部作品的传播。《三体》的叙事也存在一些不足,虽然在普及科学知识和艺术通俗化上已经做了很大努力,但对原著的改编还是显得有些拘谨,导致叙事上有些滞涩,缺乏好莱坞式科幻作品的流畅感。虽说科幻作品不一定以西方叙事标准为准则,但剧版《三体》确实没有达到这样一个重量级IP应该达到的传播效果,颇为可惜,也值得思考。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3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