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明星动态 > 正文

《烈探》导演陈大利:角色男人味很重要,任贤齐很合适

http://www.cecet.cn/       2022-07-11       羊城晚报       

  近日,优酷电影宣布推出“超级首映”,首部上线的影片是由任贤齐、陈瑶领衔主演的动作警匪电影《烈探》。该片由陈大利执导,邓力奇担任总监制及编剧,国际顶级动作指导谷垣健治担任动作导演,讲述了警探张荼寻找被绑架的儿子,最终成功捣毁国际人贩集团的故事。

  拍过很多警匪片的任贤齐这次有什么不一样?国际顶级动作指导设计的打戏有何看点?近日,羊城晚报记者专访了影片导演陈大利和主演任贤齐,详解影片创作的幕后经历。陈大利说:“我们希望90分钟的时间里,大家觉得这个戏是好看的。除了享受动作戏之外,也能欣赏演员的表演。我们希望能在网络电影的版图上,留下一些历史性的时刻。”

  动作戏很多,但每一场都有记忆点

  陈大利介绍,拍《烈探》是因为好拍档邓力奇。“警匪动作算是香港电影很重要的一个特色,比较容易让观众看见、接受我们,我们也想在这个类型尝试发挥一下。”两人一拍即合,便着手写剧本。确定了类型,就决定了影片的动作戏肯定要多一点。“一般的动作片肯定是三场大打,中间可能有两到三场小打,我们的比例就是这样的。动作以外的空间,我们用来讲故事和一些情感主题。”陈大利说道。

  影片的动作导演是曾担任《邪不压正》《妖猫传》等片动作指导的谷垣健治。“他继承了香港动作戏的风格,其中一个很重要的是格斗的真实感。”陈大利说,“看《烈探》的成片会觉得打得很精彩,但在拍摄现场或者看原素材的时候,其实演员们打得很狼狈,跟平常看的那些动作片分镜头不一样,这种狼狈感就是真实感。我们不强调哪一拳哪一脚,而是一个整体的打斗混乱的感觉。健治导演另一个突出的风格就是速度感,片中有一场树林里面的打戏,其实没有怎么打,只需要拍演员在树林里面跑来跑去,有速度感地互相追逐。”

  《烈探》的动作戏拳拳到肉,各式腿法、肘法、拳法令人目不暇接,夜场激战、走廊对决等紧张刺激的动作场面令不少观众印象深刻。陈大利透露,在设计动作的时候,每场戏都是有主题的,比如开场的仓库对打使用了榴莲,在酒吧的一对多打戏有很多碎玻璃瓶,“我们希望每一场动作戏都有可以给观众留下印象的东西,做到打戏各不相同、各有精彩”。

  打戏有挑战,但从头打到尾很过瘾

  能跟谷垣健治合作,对任贤齐来说既开心又充满挑战:“整部戏几乎从头打到尾,又有很多的群殴戏、街头实战格斗。拍摄过程中要记很多招,同时有十几个人围殴你,还要随时配合一些打砸,记住所有这些蛮辛苦的,对我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以前我没有拍过动作这么连续、打这么久的戏。”

  任贤齐回忆说,这次的动作设计很真实,但排练过程也很疼,“最痛苦的是拉筋,因为腿踢不高的话也不好看。还有出拳出腿的速度,必须达到干净利落的水平,挺不容易的”。虽然动作戏拍起来很辛苦、会受伤,但当看到屏幕上利落的身手跟干净的动作时,任贤齐觉得很过瘾,“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

  问及难度最大的一场戏,任贤齐说:“应该是最后的大决战,我要一个人冲进犯罪集团的老巢,先打几个手下,再跟犯罪首脑对决。印象最深刻的是跟喻亢老师的对手戏,他是甄子丹的班底。他作为前辈,会非常细心地指导我们戏里面的动作演员,甚至自己滚到地上示范。我一看他的专业动作就知道,我遇到了一个硬茬,这个对手会用实战经验来跟我对戏。我们那场打得真的是天昏地暗、鼻青脸肿,可是我觉得就像对手之间的致敬,我们都全力以赴,所以打起来很精彩。”

  对于任贤齐的表现,陈大利大加赞赏:“完全超出我们的想象!他是非常努力的,那些招式他可以完全记得住,这是非常难的。同时,动作片要想拍得好看,除了打的人怎么出招,中拳的人怎么中也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找来跟他对打的都是一些很专业的武指,任贤齐都能接得很好。”

  警匪片常拍,但这次的设定是父亲

  片中,任贤齐饰演的张荼是一名华人警探,为救落入人贩之手的儿子小介,不惜孤身深入、千里追击,最终成功捣毁了一个庞大的国际人贩集团。拍警匪片对任贤齐来说是轻车熟路,但以往的角色通常都没有家人,这次最特别的设定就是“有一个儿子”。“戏里我的儿子被拐卖,必须要去寻找、去和犯罪分子对抗,我觉得张荼算是一种比较另类的‘失孤’。当我跨境去寻找孩子的时候,我放下了警察的身份,想用父亲的方式去寻找,找回正义,所以在角色上跟以往会有点不太一样。”

  陈大利透露,《烈探》的剧本前后调整了几十遍,其中有一个版本的张荼是一个年轻的男主,被拐卖的是他的弟弟而非儿子。“但后来经过大家研究讨论,觉得可能男人味会比较重要,所以还是把它调回了一对父子的故事,并以此作为我们寻找演员的条件。”陈大利说,“任贤齐之前参演过很多警匪片,也塑造过很出色的反派形象。这次动作戏的激烈程度和场次之多都是他没有尝试过的,这是一个新形象,他很合适。而且他在大学里读运动系,我们觉得是可以的。”

  文戏很重要,观众跟主角情感同步

  陈大利和邓力奇都是做编剧出身,所以在酣畅淋漓的动作戏之外,他们也格外注重《烈探》的文戏表达。陈大利曾参与《叶问》系列电影的编剧工作,他回忆说:“写《叶问》的时候,我在现场观看怎么拍电影,那时候就学到一个很重要的点:一场打戏想要打得好看,必须用文戏去推动。”

  《叶问》之后,陈大利写过很多动作片,在把握文戏和动作方面的节奏上下了不少工夫:“写剧本的时候,先要让观众代入主角的情绪,随着主角的情绪一步步逐渐提升,等到情绪最顶点、剧情爆点的时候,再来一场大打的动作戏。如果这方面做不好,就算有很大的投资,可能只是场面好看,代入感不强,这样就会浪费了打戏。相反来说,有些影片投资不是最大、资源不是最多,如果观众可以将情绪投射到主角身上,可以跟他共情,就会感受到动作戏的酣畅淋漓。”

  对于《烈探》的情感主题,陈大利坦言:“这个故事其实比较简单,就是一个父亲寻找被拐卖的儿子。里面还有一个角色是钦貌苏,她在被拐的时候遇到了男主,他们是一段互相救赎的关系。通过救赎别人来救赎自己,我觉得这是我真正想说的。就像故事里的张荼有一句对白,‘我一辈子都努力去做个好人,不明白为什么不幸的事接二连三地发生在我身上’,可能这也是现实中很多人会提出的疑问。我希望通过这个故事给观众一个答案,就是你要坚持自己的信念,主角的信念就是做好人是会有好报的。”

  任贤齐则表示:“如果要向观众推荐这部电影,我最想说的是,我希望它能唤起大家心中的正义感和决心。就算是大海捞针,只要持之以恒、永不放弃,一定能够达成心中的目标。这是一个温馨、励志,还有很多激烈动作的电影。”

  情怀是机会,但要尽力创作新东西

  说到香港电影,观众的情怀是绕不开的话题。在陈大利看来,观众对港片的情怀能够帮助港片发展,但香港电影人不能长期依赖情怀,情怀总会有耗完的一天:“大家对港片的情怀是给我们机会,但如果没有想怎样去进步,就浪费了这些机会。要尽力去创作一些新东西出来。”

  陈大利坦言,现如今华语动作片在演员方面有些青黄不接,成龙、甄子丹等演员都是经过很多部电影积累下来才获得观众的认可,现在真正能打的新生代演员越来越少。但是幕后工作人员,拍动作片的动作导演、武行其实还有深厚的积累,比如“八爷”袁和平,这些年也带出了很多内地武行,都已经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动作导演、动作指导。“随着科技的进步,动作设计可以跟科技、视效进行结合,多做探索研究,让动作戏更有新鲜感,以此来找到动作片的新出路。”陈大利说。

  任贤齐也从演员的角度表达了看法:“我觉得大家都在努力。华语动作片一路下来创造了很多的辉煌,很多都是用拳脚血汗实打实拼出来的,我觉得可以保持这样的精神,用我们的功夫基础、武术动作,再结合一些科技、特效,我相信我们的动作片一定会有自己的一片天。”王莉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2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