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 >中国现代史 > 正文

揭秘:抗美援朝美国战俘为何心归中国 拒绝回国?

http://www.cecet.cn/       2017-12-21       中国娱乐资讯网       

在战俘营里倍感中方人性化管理带来的温暖

一提起战俘营,人们往往会想到恶劣的生活条件,阴森寒冷的牢房,战俘们在看守的皮鞭和刺刀监督下从事着沉重的劳役,稍有不顺从,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打骂刑罚甚至于被杀害。虐杀战俘,可以说是人类自有战争以来的伴生物,一直被视为战胜者理应享有的特权,是向交战对手报复泄愤的一种本能行为和消灭后患的特殊手段,也是各国人民和新闻媒体关注的热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有大量战俘惨死在虐待、苦役、酷刑、活埋和集体枪杀的暴力之下。比如臭名昭著的奥斯威辛战俘营、扎达鲍斯捷尔集中营、圣费南多俘虏营和奉天俘虏收容所,都是战俘的屠宰场。就连前苏共中央政治局也曾集体作出决议,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制造过血腥屠杀21800多名被俘波兰军官的“卡廷森林惨案”和相关血案。

然而,回忆起在战俘营的那些日子,温纳瑞斯则说,他的战俘生活并不像一般人所想象的那样充满了耻辱、打骂和体罚,相反,而是充满了快乐和友爱:志愿军不让战俘干活,也不搜他们的口袋。至于金表等贵重物品,则由管理人员统一登记、管理,等遣返时还给他们。对那些犯了错误的战俘,管理人员也从不打骂,而是采用教育沟通的方法,最多关关禁闭,但决不超过一周。俘虏营没有铁丝网,更没有当时一些美国媒体说的“密布的电网”。昔日战场上的敌人变成了朋友。因此,温纳瑞斯认为,他的被俘对他来说并不是一种耻辱,而是他人生中的“解放”,正是战俘营的两年半时光使他逐渐获得了真理,有了真正的人生理想。

战俘营是在极端艰苦的环境里、冒着美军飞机不断轰炸袭扰的情况下建立起来的。尽管供应补给紧张,前方战士一把炒米一把雪,但在战俘营里战俘们的生活仍然不断得到改善。生活步入正轨后,志愿军俘虏管理部门定出了俘虏的伙食标准:每人每天粮食875克,白面、大米取代了初期的玉米、高粱;食油50克,肉50克,鱼50克,蛋50克,白糖25克。普通灶每人每天伙食费 1545元(人民币旧币),轻病号灶2313元,重病号灶3634元。这个伙食标准相当于志愿军团以上干部的中、小灶标准,比志愿军一般干部、战士的伙食标准高出很多。为了照顾俘虏们的生活习惯,还特地从中国运去面包烤箱。信奉伊斯兰教的俘虏,在生活上则另有特别照顾。

温纳瑞斯等一来到战俘营,志愿军管理人员就发给他们每人一支钢笔、一叠信纸和信封,让他们给家里写信,并保证一定帮他们把信寄到各自国家的亲人手中。温纳瑞斯非常喜欢那支中国造的黑色大钢笔。

提起往事,温纳瑞斯曾回忆道:“说到写信,有一件事让我永远也忘不了。一名美国兵名叫荷兰,当别人写信的时候,他坐在旁边流泪,原来他是个文盲,不会写信,看到别人写家信,他也想家,心里很痛苦。第二天,来了几名志愿军,把他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人也不见了。大家都感到很纳闷,以为他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后来我们知道了,他去了俘虏营附近的一个志愿军的驻地。过了三四个月,他回来了,他会写信了。原来,志愿军单独为他补习了几个月的文化课,教他学习文化。我在美国演讲时讲了这件事,好多美国老人都掉了泪。”

直到战俘营生活结束,温纳瑞斯的裤袋里还有一颗留下来的子弹。志愿军把收集在一起的手表发还给大家。温纳瑞斯记得发给他们表的时候,有一只手表不见了,志愿军就用等值的钱给了这个士兵,这个美国兵就用这些钱买了许多食品请大家共享,欢庆朝鲜停战和平。

朝鲜的冬天特别冷,常常达到零下42℃。志愿军为温纳瑞斯等配发了棉衣棉被、棉毯棉帽、毛毯和棉手套,住的炕也烧得暖烘烘的。他们的伙食比志愿军还好,每天都能吃上鲜面包、鸡蛋和肉。在战俘营,吃饭讲究民主,志愿军让他们选择自己的炊事员来做西餐。志愿军还尊重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与不同的宗教习惯,提供了充足的牛羊肉给他们吃。他们在战俘营能过好几种节,如美国的圣诞节、感恩节,英国的加冕节,土耳其的古尔邦节、开斋节等。过圣诞节和春节的时候,一连几天战俘营都处在节日气氛之中。

在战俘营,志愿军从来都不管温纳瑞斯等叫战俘,而称“同学”“学员”“朋友”,非常尊重他们的人格。除了平日学习生活外,还每天组织他们开展各种各样的体育活动,增强他们的体质。夏天,他们可以在鸭绿江中游泳;冬天,他们可以在鸭绿江上滑冰。战俘营里各种球都有,图书阅览室的书刊也十分丰富。温纳瑞斯后来曾回忆:“一次过圣诞节,我扮成圣诞老人,脸上粘上了白胡子,穿上了红色的衣帽,用麻袋装满礼品,到另一个战俘营去送圣诞礼物。我记得很清楚,当我们赶到那儿时正好是圣诞前夜的12点钟,那里的战俘非常吃惊和激动,全部站起来热烈鼓掌,我回来时已经凌晨两点了,兴奋得几乎一夜没睡着。”

长期的战地生活和因为想家带来的思想压力,使不少战俘的健康出现了问题。这一情况经过层层上报,最后到了周恩来总理那里。周总理亲自批示:要加强战俘的营养,采取急救措施。于是,一批高水平的医生从中国各地来到碧潼,在这里建起了专门的战俘总医院。

谈起俘虏营的那段生活,温纳瑞斯后来回忆说:“我在战俘营度过了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在这些日子里,深深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行动、言论所感动。记得到了战俘营后,由于美军实施空中‘绞杀战’封锁志愿军交通运输线,企图阻止中朝军队的反击,这给前线部队和对战俘的物资供应都带来极大的困难,志愿军战士每天都在吃玉米、高粱、咸菜。我们这些吃惯了牛肉、面包、奶酪、巧克力的美国战俘,开始都担心会受罪。然而,我们的担心是多余的,在俘虏营我们生活得非常好。志愿军组织车辆冒着美国飞机的轰炸,从国内运来大米、面粉、肉类为我们改善生活。志愿军还组织我们开展文体活动,为我们建立了俱乐部、图书阅览室,买来萨克斯管、吉他、钢琴等乐器以及国际象棋、篮球和橄榄球等体育用品。每半月都有机动放映组为我们放演中国或朝鲜拍摄的电影。几乎每个星期六,我们都会组织长达两小时的晚会,演出我们自己排练的节目。丰富多彩的生活,让我们淡化了对家乡的思念。”

“时间长了,我们和志愿军战士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次,朝鲜群众给看管我们的一位志愿军战士送了一个红苹果,这位战士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苹果,知道我想吃水果,便把这个苹果送到了我手中。还有一名志愿军战士领到了一支钢笔,他舍不得用,得知我喜欢钢笔时,便送给了我。这支钢笔至今我还保存着。我抽烟很厉害,不少志愿军战士把自己节省下来的烟送给我抽。可以说,我在俘虏营的那段生活,是非常快乐的,我深信这支军队是一支文明的军队,是一支仁慈的军队,是一支得人心的军队。”

1952年11月15日至11月26日,在管理人员的精心安排下,在碧潼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俘奥运会。选手来自北朝鲜各地战俘营的500多名战俘,他们身着统一的服装,扛着各种旗帜,排着整齐的队伍走进运动场。“奥运圣火”点燃之后,各种比赛激烈角逐。比赛项目很丰富,跨栏、跳高、篮球、排球、足球、拳击、游泳、跳水等一应俱全。在战俘营内举办奥林匹克运动会,堪称世界战俘史上的奇迹。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5-2020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