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明星动态 > 正文

陈晓:在颜值之外确立起角色的辨识度

http://www.cecet.cn/       2022-07-08       文汇报       

  《梦华录》的热播不仅引发了宋“潮”美学,更让陈晓成为诸多观众追剧的理由之一。他为“顾千帆”这个原本很容易脸谱化的古偶剧男主角赋予了鲜活的七情六欲,被很多网友奉为“颜值与演技兼具的古偶天花板”。

  平心而论,作为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学院派演员,拿捏一个古偶剧的玛丽苏男主角并没有太大的挑战,梳理陈晓过往的角色,我们不难看出顾千帆并不是最彰显他表演功底的角色。但该角色之所以成功,抛却今天古装偶像剧男演员演技普遍堪忧的环境,也许或多或少和陈晓本人适合古装角色有关。

  他的演艺生涯始于徐克执导的电影《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在其中扮演反派国师路离;他给大多数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古装虐恋大戏《陆贞传奇》中的痴情帝王高湛;他的演技被高度认可是在精品传奇剧《那年花开月正圆》中饰演不羁又专情的富家子弟沈星移;如今,他借《梦华录》中的顾千帆又重回人们关注的浪尖。

  以古装剧起步,却凭“警卫员”角色入围大众电影百花奖

  与许多毕业于中戏的演员不同,陈晓几乎没有涉足过舞台表演,自出道以来主要精力就放在影视领域的创作中。影视表演注重镜头感和真实感,相对于戏剧舞台,演员更需要在微表情和行动细节等方面表达角色情绪。这就要求演员表演时在松弛与控制之间把握恰当的分寸感,控制过度则表现局促,松弛过度则表演垮塌。在前期的一些古装剧中,陈晓的表演显然稚嫩,过于用力而略显刻意,《宫锁珠帘》中单纯深情的允禧便是如此。陈晓的允禧被刻上了彼时鲜明的古装剧烙印,表演过于外露,疏于分寸,略带点洒狗血式的尴尬。

  《陆贞传奇》是陈晓演艺事业的一个转折点,他开始能够收放自如地把控自己。

  温柔深情的长广王深入人心,成为陈晓第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角色

  《陆贞传奇》是陈晓演艺事业的一个转折点,他开始能够收放自如地把控自己。温柔深情的长广王深入人心,成为了陈晓第一个具有代表性的角色,角色之间的感情戏也是层层推进,他通过细腻入微的表演把储王高湛与陆贞的感情戏表现得真挚感人。以二人初识时的三次见面来看,每次碰到都是其中一人有难,对方伸出援手,前两次见面,两人仅有感激之情,到了第三次见面,陆贞救了受伤的高湛,悉心照顾,两人才有了较为深入的接触,高湛被陆贞的善良所打动,因她的劝解而宽心。当高湛看到陆贞为救自己而受伤时,陈晓通过眉目之间富有层次的一系列微表情,准确演绎出了高湛对陆贞在距离感之下的感情浓度,也为后续两人进一步的感情戏份做了铺垫。

  演员自身与角色之间一定会有差距,如何在屏幕上把两者合一对演员来说尤为考验。表演理论有“体验派”和“表现派”,前者以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为代表,要求演员表演时全身心地活在角色中;后者以布莱希特理论为代表,要求演员从角色中跳脱出来,客观地审视角色,思考如何表达角色。陈晓很善于结合这两种理论和方法,在戏外运用“表现派”的方法理解、设计角色,在戏中以“体验派”的表演方法去进入角色。《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的沈星移是一个和陈晓本人性格差异较大的角色,正是通过拍戏前对角色的细心揣摩和设计,并多次试验、演练许多重场戏特别是动作戏,不断推敲、打磨动作和表情反应的精确度,最终沈星移成为了陈晓演艺生涯中的又一个代表性角色。

  对陈晓来说,《梦华录》不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但却是他一段时间以来热度最高的作品。

  在这部剧中,他饰演皇城司指挥使顾千帆,与刘亦菲饰演的赵盼儿之间的感情戏,尤其让观众隔屏沉浸

  《梦华录》播出之后,很多网友称陈晓为“眼技派”。事实上,徐克很早就发现了他通过眼神来表达情绪的潜质。在《狄仁杰之通天帝国》中,就常常出现用特写镜头框住眼部的处理,最大程度上还原陈晓对角色的塑造力。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同样也有不少通过眼神表现人物心理的片段,其中沈星移深夜潜入吴家东院想要带走周莹就很典型:他在表露来意时眼神澄澈尽显真挚,透露出台词中并未表达的爱意;当被周莹设计砸晕泼茶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绑,眼神中透露出惊愕,而后又有不甘;在周莹的语言和巴掌的双重攻击下,怒目而视;离开之前,眼珠滴溜一转随即大喊:“周莹,我这辈子一定要收了你”,眼中透露着势在必得的气焰以及恶作剧成功的狡黠。仅一个小片段,就呈现出兴奋、错愕、气愤、不甘、得意等一系列复杂的情绪变化,生动刻画出沈星移大男孩般的调皮与顽劣、大少爷的自尊与霸道、对心爱女子的执着与柔情等角色的多面性,表演具有很强的层次感,塑造了一个立体生动的角色。同时,在这部74集的长剧中,他精准把握住了角色的每一次蜕变,从顽劣不堪的纨绔子弟逐渐成长为一个历经沧桑的成熟男人。

  电视剧拍摄周期较长,演员通常容易产生疲态,能在较长时间的拍摄中保持状态,跟随剧情转变而把握住人物角色的变化不是易事。但长期浸润在古装戏的拍摄中,举手投足间容易带有古装角色的一些程式化的动作,想要抽离出来也需下一番功夫。陈晓在同样由徐克导演的电影《智取威虎山》中尝试摆脱古装戏的表演套路,饰演警卫员高波,塑造出一个老实靠谱、英勇无畏的形象。在拍摄枪战的一个片段时,徐克要求陈晓在举枪时不要起范儿,而是自然地行动。无疑,他是有悟性的演员,在导演的引导下做出了成功的转变,也凭借这一角色获得了第33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陈晓就像一块海绵,从导演和前辈演员处汲取水分,充盈自己。

  尝试多个全然不同的角色,谋求作为演员的更多可塑性

  大多演员职业道路的发展,往往都面临着一个抉择:即不断饰演同类型角色让自己的形象和角色深度结合,增加观众的认知度;还是探索一个个全然不同的角色,把自己隐在角色中。比如,王耀庆和靳东都选择了前者:一个是商业大鳄专业户;一个无论扮演何种角色都框定在“老干部”风格里。陈晓则选择了后者,经过一系列不同类型角色的磨练,他已经逐渐褪去了身上的稚气,加上之前警卫员高波这一角色的成功实践,他主动寻求转型,从古装剧中跳脱出来,开始了现代戏、主旋律题材等丰富多元的尝试。

  他在两部革命题材作品中先后扮演了瞿秋白、何敬平等人物,演技与台词功底趋于成熟,成功地塑造出心怀信仰的革命先烈形象。在《百炼成钢》中,陈晓饰演瞿秋白,不仅把瞿秋白的温和、儒雅诠释到位,还展现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血气和风骨,既让观众为人物的革命信仰而振奋,又为瞿秋白及夫人之间的深情而感动。尤其是最后一场戏中,瞿先生即将被枪决,他身姿挺拔,眼神淡然,缓缓摘下眼镜,手抚妻子为自己缝的扣子从容赴死,传递出革命者为了坚持信仰不畏牺牲的精神,先烈的形象在陈晓的诠释下鲜活起来;但陈晓之后在《故事里的中国》这档综艺中再次饰演瞿秋白时,效果却不尽如人意,电视剧中的表演追求细节,是内化的表演方法,这种方法运用在舞台上就缺少了一点张力。

  在建党百年献礼剧《理想照耀中国》中,陈晓还原了“铁窗诗人”何敬平在重庆渣滓洞集中营的苦难和为信仰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坚贞。片中陈晓和六岁小演员傅宜省所饰演的小路的对手戏尤为高光。何敬平教导小路读诗识字,念自己在狱中创作的诗句“我们是天生的叛逆者”,手指着纸上的诗句,一字一顿,言语中充满耐心,眼神中饱含怜惜;而当何敬平中枪牺牲前倒地挣扎,努力向小路展露微笑,这是他留给这个年幼的狱友最后的希望。演员仔细揣摩人物心理变化并准确设计细节,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文弱但不屈的书生烈士。正是演员对角色的精准诠释,观众才能理解角色行为的内在动机,对角色产生共情,使得最后被集体枪决杀害时,大家的视死如归的平静和坚定才让观众由衷地感动与敬佩。从《智取威虎山》的高波到《理想照耀中国》的何敬平,陈晓所塑造的革命战士形象也逐渐丰沛,表演也日趋成熟。

  陈晓在现代剧中的尝试则经常让人出乎意料,塑造的角色跨越了各行各业,有调查记者、缉毒警察、陆战坦克兵、电台主持人等,其中比较特别的是他在沈严导演的主旋律作品《突围》中饰演调查记者秦小冲。在以往的作品中,他塑造的角色不是贵公子,就是军官、精英,多半角色自带光环。而在这部戏中,他真正细腻地刻画出一个底层人物在为了生存挣扎、为了正义奔波时复杂的心理活动,同时充满克制地塑造出角色饱含深情的父亲形象。比如,秦小冲假装在国外与女儿视频,眼里闪着微微的泪光,刻意提高说话音调,以稚嫩的语气与女儿说话,面部有极轻微的颤抖,挂掉电话后手一垂尽显落寞。一系列动作与微表情细腻入微,把一个思念女儿却又因为苦衷无法相见的父亲形象贴切地呈现出来。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角色在全剧戏份并不吃重,是一个配角,但人物性格鲜明,具备内在戏剧张力,给予演员足够的施展空间。由此也可看出陈晓选择角色的标准。

  的确,陈晓的外貌是出色的,但他并不甘于依仗自己优越的外形条件做流量偶像。他不接真人秀,也鲜有作品宣传之外的露出,而是把注意力放在角色上,在一个又一个突破自我的角色中磨练演技,不断地拓展自己演艺事业的边界,试图探索从“偶像派”演员到“实力派”演员的转型之路。

  “顾千帆”是陈晓的一次稳妥的选择

  在一系列现代剧的探索之后,陈晓凭借《梦华录》重回古装偶像剧,这一次带着沉淀后的成熟与淡定。此时距离陈晓首次担任男主角的古装剧《陆贞传奇》已经过去了九年,陈晓的古装形象依旧让人赏心悦目,这也体现他作为职业演员对自身管理和控制的职业精神。他在这部剧中饰演皇城司指挥使顾千帆,让我们看到他在表演经验上的沉淀和表演技巧上的成熟,经过多年的表演实践,他已经越来越自然松弛,表演的节奏感把握到位。一方面,他塑造角色时的自信笃定,我们从角色的初次出场就得以领略,一个远景镜头推近,他半倚在榻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棍子、摆弄棋子,虽看似悠闲,并未亲自参与疑犯审讯,但一个冷冽的眼神就把“活阎罗”的称号做实,展示出角色严酷残暴的一面。而另一方面,他也能驾驭角色在弱势情境下的表现,比如在一场戏里,顾千帆昏迷多日终于苏醒,立即坐马车去找赵盼儿,路上偶遇后反而没有勇气下车相见,眼神游移、台词微顿、而后眼圈泛红,用细节表现出顾千帆因过于珍视、害怕失去反而更加不敢面对的复杂心理,代入感很强,让观众不由得对角色产生怜惜。

  除了以上他的个人戏之外,必须一提的是顾千帆与赵盼儿之间的感情戏。无论是前期隐晦不明时那场著名的“你在桥头我在船上”的离别戏,还是两人渐生情愫之后赵盼儿受伤时顾千帆为她处理伤口的时刻……这部戏产生了多个经典的撒糖片段,让观众隔屏沉浸,这离不开陈晓对角色情感变化的准确把握,和对镜头表达的驾轻就熟;他深知不同机位和景别对眼神和表情分寸的不同要求,才能精准地以甜宠撩拨、打动观众。

  不过,尽管陈晓对顾千帆的塑造在整体上是成功的,但他在某些片段对角色的理解和处理还有值得讨论的空间。在与刘亦菲的多场对手戏中,他运用过度内化的表现方式使表演缺乏张力。以网络热度很高的一个典型片段来看,两人互诉前尘往事,经过前面剧情的铺垫,此处正是男女主感情戏的一个小高潮,感情浓度很高,本应表现出含情脉脉、深情款款,而他面无表情、目不转睛地看着对方,这样的表演即使有人物性格的加持,也还是略显僵滞。另外,他在一些片段对角色情绪的理解有些偏差,导致表演欠缺真实感,角色情绪变化突兀。比如赵盼儿与高鹄会面解释曾与欧阳旭订婚之事,顾千帆出面解围后,牵着赵盼儿的手离开,露出了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紧接着下一个场景中,他责备教育赵盼儿不该不顾安危独自前来,前面的表情处理与后面的剧情在同一线性时间中,顿生矛盾,前后情绪割裂,让人不知所以。同时,在这段剧情中,表白、解开误会、托付身家,原本应是一系列复杂的表演行动和递进的情绪变化,但陈晓的处理过于轻浮,以玩笑的语气和戏谑的表情呈现出来,与这一人物的成熟形象相背离,反而带着与年龄身份不符的少年般的单纯与稚嫩。

  至于剧情后期有评论认为陈晓作为男主角逐渐缺乏存在感,这或许并不能把表演孤立地来看。《梦华录》是“救风尘”的大女主题材,为了在结局时扣回主题,后三分之一的剧情更多着力于三个女人的各自成长、携手奋斗以及女性友谊建立的故事线,感情戏则相对弱化,因此导致男主角可发挥的空间相对较少。

  其实,演艺圈从来不乏颜值高的男演员,与陈晓同年龄段的朱一龙、张若昀、李易峰等人外形都很亮眼。而陈晓的独特性就在于他亦正亦邪、可刚硬可深情,如果发挥得当,可以有很强的辨识度,但顾千帆这一角色只是将他的颜值和基本表演素养展现出来,并未激发出他的特质。塑造收割少女心的角色对陈晓来说游刃有余,他延续多年来在古装剧中积累的经验,了解自己如何在镜头前展示魅力,隔着屏幕恰到好处地散发吸引力。顾千帆这一古装版的霸道总裁形象,又恰恰契合当下年轻观众们热衷于磕颜值、磕CP的趋势。

  对陈晓来说,这不是他最优秀的作品,但却是他转型以来热度最高的作品。这大概是由于当前影视市场优秀作品屈指可数,少有的几部大制作作品一味追求视觉精美和演员流量,而忽视剧本和表演本身的质量。特别是随着互联网文化的渗透,太多粗制滥造的快消作品充斥市场,人们也习惯于在短时间内对影视作品“快追快弃”,艺术审美的标准和要求也不断降维化、浅白化,我们已经很少能在类型剧中品味“草灰蛇线,伏脉千里”的趣味。

  而古偶剧正是当下影视环境里最典型的工业流水线产品,演员的微表情、肢体动作被切割得非常细碎,甚至在某些剧中,会出现拍摄杂志照片般的“表演”(只求在镜头前好看即可),依靠剪辑把摆出的动态造型串联起来,表演的艺术性被阉割。演员也不再有时间和机会能沉浸到角色中去细细品味、揣摩角色的情感动机,琢磨角色的人物弧光及心理变化。因此,产品接连不断,而精品聊胜于无。在这样的背景下,《梦华录》的出圈也被戏称为“全靠同行衬托”,而陈晓再次选择古偶剧,则是面对市场的一次稳妥的选择。不过,顾千帆这一玛丽苏角色的设定本身缺乏戏剧张力,对一个转型期男演员的磨练所起的作用实在有限,而正如前文所说,陈晓的独特之处,正在于“好看”之外的可塑性。观众对陈晓的更高期待需要他进行自我突破、除旧布新,只有走出安全区才能获得更多成长。

  朱熹曾云:“立志不坚,终不济事”。一个实力派演员成长的过程总要经历无数次主动和被动的选择,只有在职业道路的无数个岔路口坚定自己,不骄不躁,一步一个脚印塑造好每一个角色,才能于岁月中沉淀,在角色中蜕变。

  慢慢走,反而会快一点、稳一点。

  (文/李璐扬)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2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