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明星动态 > 正文

谢飞:为中国电影叩开一扇“走出去”的门

http://www.cecet.cn/       2021-12-02       光明网-《光明日报》       

  79岁的他,是“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的儿子,也是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执导拍摄了《我们的田野》《湘女萧萧》《本命年》《香魂女》《黑骏马》《益西卓玛》等享誉海内外的优秀作品,先后获得法国蒙坡利埃电影节“金熊猫奖”、柏林国际电影节杰出个人成就“银熊奖”、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等多项国际大奖。

  今年10月,在第五届平遥国际电影展上,“延安五老”之一谢觉哉的儿子、第四代导演的领军人物谢飞获颁“卧虎藏龙东西方交流贡献荣誉”。随后的11月12日至21日,由移动电影院(Smart Cinema)等主办的谢飞电影作品回顾展在美国和加拿大举办。

  这位79岁的导演,虽然只拍了9部电影,但却是向世界传播中国电影文化的重要人物。在新中国电影导演中,他的作品不仅最早进入美国电影院线发行放映,还摘得多项国际电影大奖,比如《湘女萧萧》获法国蒙坡利埃电影节“金熊猫奖”,《本命年》获第4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杰出个人成就“银熊奖”,《香魂女》摘得第43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黑骏马》捧回第19届蒙特利尔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最佳音乐奖。

  1965年谢飞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就一直留校任教,但他并非将自己拘囿于象牙塔内的“学究派”。几十年中,他一边教学,一边拍片,还积极参加中外电影文化交流活动,为中国电影叩开了一扇“走出去”的门,其中很多故事鲜为人知。一个冬日的午后,谢飞在北京电影学院的办公室里,将那些故事向记者娓娓道来。

  1987年5月,谢飞拎着两个铁盒子来到法国戛纳电影节。盒子里装着电影《湘女萧萧》的胶片。影片参加了电影节最大的展映活动。让人没想到的是,电影放着放着,观众突然哄堂大笑。电影中,上一个镜头男女主人公刚开始谈恋爱,下一个镜头女主人公就怀孕了。原来是放映员把第6本胶片中的“6”看成了“9”,中间跳过了很多内容。《湘女萧萧》虽未进入主竞赛单元,但却引起一位美国发行商的兴趣。他希望在美国发行这部电影,还邀请谢飞去美国为影片做宣传。1988年3月4日,《湘女萧萧》在美国院线上映。宣传海报上这样写着:“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在美国发行放映的电影。”后来,这位美国发行商又发行了谢飞的《黑骏马》。

  那次戛纳之行让谢飞意识到,在好莱坞垄断世界电影市场的情况下,中国电影“走出去”可以采用“文化交流开路,商业发行随后”的策略。《湘女萧萧》之后,《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秋菊打官司》《霸王别姬》等多部中国电影,基本都遵循“先在国际电影节上拿奖,然后在国外发行放映”的共同路径。

  在谢飞看来,除了国际电影节这样的平台,国外大学电影课堂、教材等都可以成为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桥梁。

  前几年在巴西一所大学讲学,谢飞问学生们知道哪些中国电影人和作品。让他吃惊的是,学生们竟然知道贾樟柯的电影《小武》《站台》。原来学生们的一位老师,曾经随导演沃尔特·塞勒斯拍摄了一部名为《汾阳小子贾樟柯》的纪录片,还去了贾樟柯的老家,采访了贾樟柯的家人、朋友、长期合作的演员。回国后,那位老师为学生们开设了一门专门研究贾樟柯电影的课。

  谢飞也有类似的经历。有一次他受邀到美国加州大学讲学,为学生们详细介绍了《湘女萧萧》。从人物到故事,从服装到道具,从湘西的风俗习惯到旧中国的童养媳制度,谢飞以《湘女萧萧》为切入口,全面介绍了中国的社会生活、文化百态。加州大学把谢飞的讲座录制成了视频,其中一位教授说,“这是对学生进行中国文化教育的非常好的教材”。

  在谢飞看来,相较于进入影院直接被外国观众观看,中国电影进入外国学生的课堂、教材,看似不那么热闹,但却能发挥持续的影响。老师影响学生,学生再影响他的家人朋友,一代一代进行下去,会潜移默化地推动中国文化在世界各地的传播。正是秉持这样一种传播意识,近二三十年,谢飞走到哪里,就带着自己的电影放到哪里,并以自己的电影为例子,把中国文化讲到哪里。

  为了方便电影放映和交流,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谢飞就自费对自己的电影进行了数字化修复,并跟影片版权方签订了使用协议。事实证明,谢飞的眼光十分超前。当年修复一部电影只需要5万元,而现在至少需要30万元,如果修复成4k版则要70万元。有了电影的数字版和使用授权,谢飞得以在各种电影文化交流活动中随时放映自己的影片。不仅如此,他还授权一些网络平台,进行免费公益放映。

  谢飞说,体现中华文化的经典影视作品是中国文化对外传播的重要载体。可现在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很多优质老电影躺在库房里,尚未进行数字化修复,无法在数字化时代进行传播。而部分进行了修复的作品无法为社会使用,因为修复单位并非出品单位,不拥有影片的版权。可很多老电影的出品方,如一些老的国营电影制片厂,要么早就倒闭,要么进行了改制,导致很多国产老电影版权不清晰。他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尽快统筹推动解决国产老电影的版权、数字化修复和使用问题。

  此外,谢飞认为,中国电影“走出去”不能只盯着实体院线这一个出口。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和融媒体时代的到来,中国电影应该尝试更多诸如网络院线之类的对外传播渠道,国家也应鼓励并推动影院电影、电视电影、网络电影的市场融合及一体化发展。

  《光明日报》( 2021年12月01日 13版)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1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