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综艺导视 > 正文

自学Python!从协调到TD,再到特效师。专访特效大神王染

http://www.cecet.cn/       2019-01-19       中国娱乐资讯网       

   一个人的学习能力得有多强(niú)悍(bī),才会在英语专业毕业之后,从协调人做到流程TD,后来竟然还成了特效大神。正所谓“不想当特效大神的协调人不是好TD”,来看CG世界独家专访“不闲着”的特效Freelancer王染。

王染(Ran Wang),来自北京
“野生”派自由艺术家
2009年,进入影视后期行业
近三年,跻身特效大神行列
擅长视觉特效、模拟、程序式动画制作Vex及Python编程
参与了四部漫威系列电影
多部影视剧和广告的制作

   1

“彼得大帝”《指环王》
激发“魔法师”的梦想

  王染从小就喜欢看电影和动漫,由于亲属从事文艺工作,所以那时他家是整个大杂院里少有的几户有录像机的家庭。可以说他的成长一直有电影和动画的陪伴,但对于影视特效这个专业,他的认知实在不能算早。

  第一次觉得“原来影视特效这么厉害”是在看了彼得·杰克逊的《指环王》之后。于是大三的时候他去了当时首都师范大学的一个影视培训班报名学习,而特效这个方向的选择并不是王染最初就决定好的。

  在一开始他只有一个初具雏形的想法,就是希望能够参与到喜欢的影视作品的制作中去。所以绑定,合成,动画他都有学过一点,但最终发现自己还是对特效最感兴趣,特效感觉就像“魔法师”一样神奇,让他情不自禁的被吸引,于是乎就愉快的决定入坑了。

  2

若无趣,毋宁死
英语语言文学毕业,从协调人到流程TD

  王染印象中儿时的影视动漫一直就只是一种娱乐和消遣。高中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自己其实还不清楚未来该如何发展,本科时期选择了英语语言文学专业也只是因为当时他的英语成绩相对好一些而已。王染说自己是那种“若无趣,毋宁死“的性格,所以大三的时候终于决定放手一搏,去圆一个梦。
 
  说回来,大三时候报的那个培训班他在里面学到的课程只能算作入门级别,结业后很久都找不到初级特效师的工作。

  在参加某个培训机构的宣传活动时,有幸认识了Base FX当时的执行经理,于是在09年他终于得以“制片协调人”的身份进入影视后期行业。

  在Base工作期间王染还自学了Python编程。

  后来,他从协调人岗位被调去做流程技术指导。但其实他当时并不太懂流程,也没接受过专业的训练,所以在他工作两年后,做出了一个决定——沉淀自己,提升自己。

  于是王染选择了出国学习特效专业。

  3

国外“野蛮生长”的日子
提升了个人特效技能

  考虑到与好莱坞影视大本营的距离以及对学费的承受能力,最终他选择了旧金山艺术大学动画专业的影视特效方向进行深造学习。

  在真正开始学习之后王染发现,其实即便在大片云集的美国,影视特效也依然算是一个比较年轻的专业。与动画、灯光渲染以及合成这些看似年轻,但实际有深远的传统动画传承的专业相比,除了通用的动画影视知识外,影视特效专业实在没有多少理论知识去指导学习,学校老师能教导的知识也根本跟不上行业内日新月异的变革速度。

  所以那几年时间里王染和几个学习特效的同学,都在一起努力尝试通过各种渠道来找寻尽可能多的教材,相互分享,相互探讨切磋,才得以共同提升能力。后来,王染也跟很多在美国其他院校学习特效的朋友们深入的交流过。其实大部分院校都存在着上文所说过的那些相同的问题。所以这样说来,很多特效师,或多或少都是“野蛮生长”起来的。

  4

“魔法师”更擅长“你要什么
我就给你做什么”

  王染认为,基本上特效师就等同于“魔法师”,你要啥,我就想办法给你变出啥来。
 
  工作上,王染主要使用Houdini这个工具,在他看来,这个工具非常的灵活,各种解算器之间都能很好的交互,不太需要其他额外插件的支持,非常适合做效果开发。其实与其说它是一个特效软件,不如把它当作一个开发平台。只要用对方法,用它做音乐也完全可以,限制你的只有你自己的想象力。

  但根据不同公司的需求,可能也会需要使用到一些其他软件。比如一定会用到的合成软件Nuke等。还有的公司会要求把特效生成的缓存导入到Maya或者3DS Max中做打光和渲染等等。

  5

在The Mill的锻炼和成长
是千金难换的人生体验

  参与《复仇者联盟》以及《银河护卫队》这样的国际化大项目确实有很多印象深刻的经历,但最令王染开心的还是在洛杉矶the Mill制作广告的时候。

  首先,是因为在制作一部大电影的时候,尽管要求很高,极具挑战性,但在迭代次数太多的情况下,一段时间后难免会觉得枯燥。

  而为广告制作特效的好处就是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就有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任务的机会,又由于质量要求没有影视那样苛刻,所以有很多试错的机会,这样的环境下,学习和成长速度飞快。

  另外一点就是the Mill的特效总监是一个非常善于培养特效艺术家的老师,也是王染所学的Gnomon课程的授课老师。与他合作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而老师对特效的热情也一直深深感染着王染。他还把作为导师的这种风格也带入到了the Mill特效组的管理中,促进大家共同进步。在王染看来,他心目中一个好的特效公司不仅仅要能产出好的作品,对一个特效艺术家来说,在一家公司能够得到锻炼和成长才是千金难换的。

  6

电影&广告体量流程各不相同
Freelancer艺术家总能灵活处理

  王染参与特效制作这三年以来主要接触的项目是电影和广告,体量一大一小,流程上有诸多不同。最近接到的一些做网络剧的工作,可以说是介于两者之间了。

  做电影的时候通常会有一个Sequence Lead,也就是一个场次的组长。他会负责分派任务给艺术家,时刻关注项目进展。通常自己也会参与制作,一般负责高难度的镜头,或者解决一些比较困难的技术问题。

  艺术家完成后的镜头预览都要先经由组长审核,达到预期效果的会进一步提交Dailies给FX总监,VFX总监或者创意导演等进行再次审查。通过后有时会需要发给客户进行确认,没有问题的话可以发布给下游,否则则需根据修改意见进行修改,进行下一次迭代。

  广告的情况就相对灵活,一般会根据广告本身的难度,体量来看,流程上会进行相应的调整。比较复杂的广告会类似于一个小电影~

  然后,由一个组长,也可能是FX总监带头来进行制作。流程上基本跟电影类似,区别可能是广告的要求与电影相比还是会稍低些,迭代次数相对会少。客户相对更容易满足。

  如果是小广告的话就可能一两个艺术家就搞定了,也不会有Dailies,基本上直接与VFX总监还有制片人进行沟通。这样的广告会要求短平快,迭代次数少,时间短,但有时候工作压力也会比较大。

  7

国外的月亮比较圆?
吐槽流程,不如比较上限会更客观

  王染介绍说国外流程主要分为两块,一块是公司的组织架构,它决定了拿到一个项目,需要通过哪些层级,各个关键步骤由谁来决策,谁来监管;另一个方面则是流程工具的支持。
 
  虽然有时候国内同行抱怨国内的后期产业是多么多么不规范,但王染在美国大大小小的公司都有待过,在这边同样也会碰到一些不够专业的导演、制片,导致合作起来十分辛苦。所以流程问题其实是国内国外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因为为影视特效毕竟是创意产业,有其不确定性,需要你灵活的处理和对待。

  关于衡量影视特效的行业水准方面,王染觉得不能去比较下限,而是要比较上限。举例来说,王染在洛杉矶 Digital Domain的工作经历就让他体验到有一个专业的管理团队和完善的流程架构对特效艺术家工作的帮助有多大。

  在做《蜘蛛侠:英雄归来》 和《复仇者联盟3:无限战争》的时候,上到特效总监,下到制片协调人都十分的专业。

  工作开始前制作人员就能清楚地了解到每一个任务的要求,以及各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制片组对艺术家需求的回应也十分及时,并且在完成任务的前提下给会给予艺术家充分的创作自由,因此虽然充满挑战,但合作非常顺畅、舒服;

  部门的流程工具也十分成熟易用,为提高版本迭代的效率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其他的项目制作人员也都是非常有经验的艺术家,遇到难题大家会一起讨论解决,根本不用担心有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8

国内行业还年轻
希望可以为国内影视业作出贡献

  王染在国外几百人的大公司工作过,也呆过几十人的小公司。他认为好的公司各有各的优点和长处,相对来说没那么好的公司,国内外其实也都差不多一种状态。
 
  国内绝对有非常多优秀的艺术家,也有非常多优秀的技术人员,这一点是一定要承认的。要说差距多其实还是因为国内的影视后期业作为一个年轻的行业,体制,规范尚且还不完善。

  另一方面是缺少经验丰富的中高层管理人员。但这毕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解决的问题。

  不过不是说欧美影视业就是最好的,完全成熟的,现在美国的影视业也受到很多新的媒体平台的冲击,也在经历着转型的挑战。
 
  王染认为我们还是需要更多有热情又踏实做事的人投入到这个行业中来,这样国内的影视后期行业才会慢慢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条路。他很高兴也很羡慕国内的很多朋友都在为此努力着拼搏着。但是由于自己入行比较晚,所以他现在的主要任务还是积累更多的经验,才能在以后为国内的影视业错做出贡献。

  9

Houdini难学?数学、编程、物理、美感...
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在聊到Houdini学习时,王染说:“如果我说学习Houdini容易那肯定是骗人的,我也一直在不断学习新的技术,Houdini软件本身也在不断的改变和进化,反过来讲,如果很容易的话那乐趣何在呢?”
 
  数学和一些计算机编程的知识是一定要懂的,作为一个特效艺术家你需要了解三角函数、线性代数、电脑的逻辑判断、循环,要能够对噪波进行操作。

  物理知识可能相对要求没有那么高,常用的就是一些高中学的经典力学。更多的是需要你去多观察自然,了解真实世界里五行的特征和规律并尝试着在电脑中进行模拟。

  当然,如果有兴趣做一些更抽象的效果或者有志于成为特效技术指导的小伙伴,那就更加需要去看看各种有趣的算法,来了解方方面面的知识,这就取决于你想在这个方向走多深远了。

  对于刚刚开始学习特效的朋友,王染认为切忌一上来就做一些毁天灭地的大场面。因为实际操作起来会受到各种诸如硬件,软件和个人技术等的限制而无法成功。

  从小处着眼,不要做彗星撞地球,就先做人丢雪球。不要做大海啸,就做一个石子激起一汪池水。把更多时间花在观察与思考上而不是等待电脑的解算。这样我认为才能更快的成长和进步。

  另外就是,始终要不断的训练自己的美感,或摄影,或绘画,甚至音乐,这些最终都会成为创作的灵感和指引。

  最后就是想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如果你喜欢游戏,那就试着去模仿游戏里的那些特效;如果你喜欢动画,那就去模仿动画里的特效;2D的效果就想象下如果变成3D可能会是什么样,这样学习起来才不枯燥。”

  10

特效始终是科学与艺术的孩子

  特效确实是一门非常依赖科技的专业,这也是为什么通常很多理工科出身的特效师可能起步会比纯艺术家出身的要快的多。王染觉得作为一个特效艺术家绝不能忘记:“特效始终是科学与艺术的孩子”。科技是面子,艺术是里子。

  他还举了达芬奇的例子来佐证,我们都知道达芬奇既是伟大的艺术家,同时也是数学家和发明家,向来很理性的去进行他的艺术创作。上艺术史课程的时候王染学到了一个词形容他,就是Renaissance man —文艺复兴之人,可以理解成通才或者博学者。作为一个特效艺术家,王染说:“博学既是需求也是追求,这也正是特效艺术的魅力所在。”

  通过和王染的采访与交流,不光处处都能体现出他良好的语言表达功底,还有文科生没有的理性和超强的技术逻辑思维。

  同时,他还表达了对“CG世界”小伙伴们的祝福:“希望大家在学习特效、学习技术的过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

  Never say Never!


[收藏 ] [打印] [关闭]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5-2019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