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历史 >中国现代史 > 正文

毛泽东外孙女回忆:主席临终前念念不忘的女性

http://www.cecet.cn/       2015-06-18       中国娱乐资讯网       

凤凰卫视2010年10月1日《鲁豫有约》节目播出“孔东梅:我的外公毛泽东”,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鲁豫:她叫孔东梅,如果你第一次见到她,你可能会觉得她的样子有点似曾相识,如果我告诉你她来自中国最知名的那个家族,你可能会恍然大悟,她是毛家的第三代,她是毛泽东的外孙女,让我们来走进孔东梅和她的家族的世界,来认识一下孔东梅。

孔东梅:家人外表或多或少像不同年龄的外公

解说:孔东梅,毛泽东的外孙女,也是毛家第三代里唯一的一个女孩。孔东梅的妈妈是毛泽东与贺子珍的女儿李敏,也是贺子珍为毛泽东所生的六个孩子中唯一留在身边的。

1959年,李敏和丈夫孔令华在父亲毛泽东的主持下举行了婚礼。1972年,孔东梅出生在上海,虽然孔东梅出生后没有机会亲眼见到自己的外公,但是所有人见到孔东梅的第一感觉都是真的太像毛泽东了。

陈鲁豫:欢迎孔东梅,欢迎东梅。

孔东梅:你好,鲁豫。

陈鲁豫:来,东梅坐。

孔东梅:好。

陈鲁豫:大家肯定想好好地看看东梅,肯定感觉和我第一次见她那种感觉是一样的,真的是很像,大家觉得像不像?

观众:像。

陈鲁豫:来,东梅你自己回头看看,你自己觉得像吗?

孔东梅:你这么一对比,我还真觉得很像。

陈鲁豫:最神奇的是这个,这个痣的地方。

孔东梅:我们家族基因还真是蛮强的,每个人的身上好像都或多或少的像不同时期的外公。

陈鲁豫:还有谁像?

孔东梅:像我妈妈,李讷阿姨啊。

陈鲁豫:你妈妈哪像毛泽东?

孔东梅:我妈妈有一点像那个晚年的外公的这个脸形、神情,有一些动作都很像。

孔东梅:每次经过天安门 心里沉甸甸的

陈鲁豫:孔东梅,爸爸姓孔,东就是毛泽东的东,梅是梅花的梅。这个名字是外祖父毛泽东帮她起的,为什么叫东梅?

孔东梅:我想毛泽东的东可能取了他名字当中的一个字,梅花又是他最喜爱的植物,所以呢,梅花代表那种战天斗地的这样一种品格和精神吧。出生以后,我妈妈就把我的照片拿给外公看,外公看了以后很高兴,就在纸上写了几个取名字的字,后来就选了东梅这两个字。

陈鲁豫:我看到她以后,突然想起来我们小时候,就是七十年代成长的小孩,有的时候两个小孩讲话,说那个你不许骗我,然后那人说我保证,我们会说我向毛主席保证,是吧。那你小时候跟同学说过吗?我向毛主席保证,我们都是这么说的。

孔东梅:我没说过,但同学经常跟我说,我说你不用跟毛主席保证,跟我保证就行了。

陈鲁豫:就是我突然想起,那还有比如说我们在北京的人,当然可能经常会经过天安门广场,比如从外地来的人到北京,第一件事会是去天安门广场,你路过那的时候,比如看到天安门城楼,那个毛泽东大的画像,你有什么跟我们不一样的感觉吗?

孔东梅:每次经过天安门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一种,有一点沉甸甸的感觉,感觉冥冥之中外公保佑着我们,心里觉得挺踏实的,这样的感觉。

陈鲁豫:那还有比如说从小到大,我们学语文会背毛泽东诗词,你学历史的话,背得很多的近现代史会离不开这个伟人的名字,那这时候你会,那种状态会跟我们又不一样吗?比如你背起来会比我们更容易?

孔东梅:那倒没有,我记得我上小学的时候,小学一年级的课本,我不知道鲁豫你那会儿是不是,第一页就是外公和华国锋在一起,坐在沙发上,下面写着,你办事,我放心。我们那个时候的小学课本一直是那样的,所以当时觉得,挺有趣的,似乎跟自己有什么关联,但似乎又没有什么关联,这样的感觉。

陈鲁豫:那种感觉好像我们开始能够明白一点,我们一般人都会觉得生长在那样一个大的家族里的后代,她的生活应该是跟我们不一样的,他们的生活应该会是什么样子?要请孔东梅来帮我们解答。

孔东梅:小时候生活在大院内 很少与小朋友玩

解说:六岁以前的整个童年,孔东梅都与外婆贺子珍一起,住在上海市徐汇区湖南路262号,这个高墙大院和里面大棵大棵的橘子树、桃树,还有经常默默抽烟的外婆,是孔东梅童年最深刻的记忆。但是对于高墙外的孩子来说,院子里的一切都是无比神秘的。人们关于孔东梅的第一个好奇,高墙里的世界究竟什么样,是不是真的应有尽有、富丽堂皇。

陈鲁豫:我想这一段生活,一定跟普通人家小孩是不一样的,一个很大的院子,围墙应该是高高的,我们想像应该门口是有解放军战士站岗的,你是不能够随便出来的,这是我们的想像,对吗?

孔东梅:没有解放军战士,但是有一道大灰门,这大灰门我进去以后就不太容易出来,因为外婆当时身体也不好,一直在住院、治疗这样,所以我基本上跟工作人员长大的,工作人员当然要出于负责任的角度考虑,那么就我放学以后基本上不让我出去。

陈鲁豫:那你干过最大胆的事是什么?小女孩你不可能爬墙,你有没有自己偷偷跑出去过?

孔东梅:好像有几次自己偷偷过马路买过冰棍。

陈鲁豫:仅此而已?

孔东梅:对对对。那个时候刚上小学嘛。

陈鲁豫:那你能带小朋友回家玩吗?

孔东梅:也不行,所个那个时候我最渴望的就是能跟小朋友玩,出去找他们玩,或者带他们到家里来玩,但是似乎都不行。

陈鲁豫:你的生活条件会比一般的小孩要好吗?

孔东梅:因为有很多工作人员照顾外婆,家里面有带我的保姆阿姨,那么有人、有厨师做饭,这样子。

陈鲁豫:那你意识到,你的家庭跟一般的小孩家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孔东梅:那个时候很奇怪的感觉,因为我也不能随便跟小朋友玩,有时候偶尔路过弄堂,看见弄堂里的小朋友在跳橡皮筋,我觉得很好玩啊,为什么我不能去呢?然后想像的可能他们的生活跟我确实有一点点不一样。

陈鲁豫:当时你知道毛泽东这个人是我的外祖父,这个人是做什么,他有什么不一样,有什么伟大的地方,你小孩能够理解吗?

孔东梅:当时不理解,家里人、工作人员也很少跟我讲这些。但是有时候我会突然在电视里看见我妈妈什么的那个,所以我觉得很奇怪,我妈妈为什么会上电视,当时会有些好奇的心理。

孔东梅:6岁从上海到北京感觉生活落差很大

解说:这是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中,拍摄的军队大院,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景山后街,这就是孔东梅六岁回北京以后,一直生活的地方。作为毛泽东的外孙女,孔东梅可以说是真正的出身于高干家庭,那么她回到北京,与父母在一起的生活,是否仍然像公主般无忧无虑呢?大家有关孔东梅的第二个好奇,高干子弟家的孩子是不是有很多的特权?

陈鲁豫:部队大院的生活也是跟外面不太一样的是不是?

孔东梅:嗯。从小在上海长大,外婆身边长大,又是工作人员这样呵护的,所以到北京之后感觉落差很大,因为我父母当时都是工薪阶层嘛,当时我父亲我记得,工作上的状况也不是非常好,因为那么主要是靠我母亲。当时我记得是五六十块钱的工资嘛,还要有个保姆来替我们料理家务、带我,生活是完全工薪阶层的,所以到了北京以后,没有那么多人照顾。

陈鲁豫:你要知道我也是挺小从上海到北京,刚来的时候觉得虽然小孩很小,适应力很强,但是总会有一些生活,那种习惯是不太一样的,就需要去适应的。

孔东梅:对对。

陈鲁豫:你印象中是哪些特别需要适应的?

孔东梅:那个从上海带来的那个棉鞋,我不知道大家熟不熟悉,就是完全是那个布纳的底,那时候上海的棉鞋没有这种塑料底或者胶皮这个底。

陈鲁豫:对。我们都是塑料底的。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5-2020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