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明星动态 > 正文

陈韵玲:我是粤剧演员,我在直播间等你

http://www.cecet.cn/       2022-05-06       羊城晚报       

  “今天还是老规矩,唱到10万赞就跟大家说晚安。”

  来自广州粤剧院的青年花旦陈韵玲,这个五一假期过得并不轻松。虽然没有线下演出,但她“常驻”的抖音直播间里的“线上演出”却几乎一晚不落,常从前一晚的9点多唱到第二天的0点后。

  在受疫情影响演出锐减的当下,不少戏曲人把抖音直播间当成自己的“第二舞台”,不但以此维系了与传统戏迷的交流,还因此从线上找到了一批戏曲新受众。陈韵玲的直播间便是她在这段特殊时期的“练功房”和“粉丝会”。

  像陈韵玲这样的中国戏曲人,正通过寻找新的舞台,来延展传统表演艺术的形式边界,让戏曲艺术触达更广泛的人群。她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希望等疫情彻底过去,能带着自己在直播间里收获的粤剧新观众,一起回到久违的线下剧场。

  第一次做直播,感觉比上舞台还累

  从陈韵玲第一次在抖音发自己唱粤剧的短视频,距今恰好三年。她的视频背景都很简单,大部分是她家的书房。偶尔她也会搭配所唱曲目的内容,专程出一趟“外景”,例如去江边唱一首《渔歌唱晚》。“这就是粤曲?好听!”“这是陈韵玲,是一个专业的粤剧演员。”随着一个个短视频的发布,很多粤剧观众找到了她,不少过去从没接触过粤剧的网友也被吸引了过来。  

  粉丝多了,开直播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其实在那之前,我甚至都没怎么看过别人直播。”陈韵玲坦言,她一度对直播有些抗拒,“总觉得能有个主持人就好了,TA负责说,我负责唱”。陈韵玲至今记得自己第一次直播的感觉:“累,一口气唱了三个小时,感觉比上舞台还累。后来大家说,你这样怎么行,偶尔停下来跟观众互动一下嘛。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互动,又怕不说话冷场,就只能一首接一首地唱。”

  4月直播40场,把直播间当练功房      

  如今回想起来,陈韵玲发现自己真正开始频繁地做直播,正是在疫情之后:“演出变得很少,有时候甚至定好时间的演出也要临时取消。渐渐地,我们接触不到观众,观众也看不到我们。原本我开直播只是把它当作演出之外的调剂,但慢慢地,我发现自己和观众都开始把直播间当舞台。”翻开平台的直播日程表,她过去的一年多几乎每天都在直播。比如刚过去的4月份,陈韵玲总共播了40场——除了每晚固定的直播,她白天有空时也会加播。

  陈韵玲从未觉得累:“反正平时我也要练功,要保持声音状态,每天唱两三个小时很正常。”更让她无法放下的是粉丝的惦记:“一天不开播,粉丝们就会来找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身体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我会收到很多这样的信息,真的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

  直播多了,如今的陈韵玲早已不似当初刚开播时那般紧张。她坦言,自己上镜经常不化妆,穿最简单的T恤,扎个马尾辫或丸子头,再开个低倍的美妆滤镜,“让大家看着气色不错就行”。这样的陈韵玲,常让刚找来的粤剧迷感到新鲜:“原来平时的你是这样的啊!”她则会自嘲:“对啊,我在舞台上看起来是成熟一点。”

  每天要集够10万“免费赞”,也跟其他主播“连麦”

  在直播间,陈韵玲的粉丝可以“点歌”,她也会唱自己喜欢的粤剧或粤曲。“直播间跟舞台最不一样的就是接地气,不用‘端着’。”现在陈韵玲也会偶尔跟粉丝开些日常小玩笑,拉近一下距离。老粉丝都习惯了陈韵玲的不健谈,自动开启默默听唱、默默点赞模式。“我一般到10万赞就会下播,算是每天给自己的一个任务吧,也是跟粉丝之间的一个小默契。”她不会要求粉丝刷礼物,但会鼓励大家点赞,“点赞不用钱”。

  偶尔唱累的时候,陈韵玲也会跟其他主播“连麦”,玩一下人气PK。她常会连到唱流行歌的主播,看到陈韵玲的名字标注是粤剧演员,对方第一时间通常都会愣一下。5月1日那晚,陈韵玲连着两场PK都输了,有一场的连麦主播想了半天,给了一个在陈韵玲看来其实算是尊重她专业能力的“惩罚”:含一口水唱《征服》。她很爽快地照做了,“输了没关系,游戏而已。”     

  师承陈韵红,师徒携手参加抗疫直播

  虽然在抖音上,陈韵玲不过是一个10万+粉丝量级的“小主播”。但在粤剧界,人美声靓的她却是广东青年粤剧演员中的代表人物。毕业于广东粤剧学校的她先后被江门市粤剧团和广州粤剧院挖掘,曾主演传统剧目《宝莲灯》《伦文叙传奇》《鸳鸯泪洒莫愁湖》和新编剧目《歇马秀才》《胡贵妃》《三易敌帅》等,在《睿王与庄妃》《范蠡献西施》《风尘知己未了情》等剧目中担任主要角色,并在广东省中青年戏剧演艺大赛、广东省曲艺大赛、广州市青年戏剧演艺大赛等比赛中多次收获荣誉。

  陈韵玲跟“咪姐”——中国戏曲梅花奖得主陈韵红之间的一段师徒缘,也是粤剧界脍炙人口的一段佳话,“很多人以为我是在拜师后改的名字,其实并不是,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咪姐”对她用直播来推广粤剧的方式也始终抱鼓励态度。不久前,师徒俩还一起参加了一场时长3小时的抗疫主题的粤剧曲艺界抖音直播大联唱。

  想跟看过我直播的观众,在剧场相见

  两年多的实践,陈韵玲总结了直播的三点益处:“一是对自己专业能力的锻炼。很多观众看直播就是看个新鲜,喜欢在各种直播间‘飘来飘去’,能不能留下他们,就要看你的专业能力过不过硬。二是粉丝的反馈经常能给我一些艺术上的启发。三是当回到剧场之后,我们就会多出很多在直播间里积累的新观众。”

  陈韵玲如今在抖音的粉丝已经超过11万,她介绍,这些粉丝的年龄从20岁到50岁不等,“很多都是年轻的小女孩,她们在刷抖音的时候偶然发现粤剧原来这么好听,通过关注我,再去挖掘更多对戏曲的兴趣”。她也关注到抖音推出了“DOU有好戏”计划,助力全国的戏曲行业振兴,“这是一件弘扬传统文化的好事,希望能有更多年轻的戏曲人找到自己的观众”。

  在广东粤剧界,跟陈韵玲一样坚持直播的青年粤剧演员还有不少。这也跟近年来粤剧界不断创新以吸引年轻观众的做法一脉相承。陈韵玲介绍:“比如近年我们剧团的一些戏都会做两个版本,一个是大佬倌版,一个是青年版,其实就是在给青年演员机会的同时,吸引更多年龄层的观众。”

  陈韵玲盼望疫情能早日过去,粤剧演员们可以早日回归舞台。“直播间也有局限,比如不适合唱大段的粤剧;还有,直播间虽然方便,随开随唱,但舞台却能用各种声光电的效果去烘托一场戏的氛围,这不是单靠一个演员就能做到的事情。”陈韵玲说,“我希望,这两年我在直播间积累的经验和观众,能最终反哺舞台;希望有一天,那些只在直播间里听过我唱粤剧的观众,能到剧场去看一看我真正的演出。”作者:李丽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2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