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明星动态 > 正文

拉米·马雷克:“演007对手 最难的是与反派共情”

http://www.cecet.cn/       2021-11-09       北京青年报       

  007系列第25部电影《007:无暇赴死》正在上映,这是丹尼尔·克雷格第五次扮演詹姆斯·邦德,也是他最后一次执行“007任务”。

  影片中,邦德遇到的是比他之前遭遇过的反派都要危险的狠角色萨芬。这位超级反派由以《波西米亚狂想曲》获得奥斯卡影帝的拉米·马雷克饰演。近日,拉米·马雷克接受了中国媒体的越洋采访。对于出演007系列电影,拉米非常兴奋,他表示丹尼尔·克雷格是他最喜欢的一任邦德,“我认为他演绎出了一位内心情感十分丰富的邦德。”而现在他却成为丹尼尔的对手,“哦!我现在不得不把这个男人打倒,真令人惋惜。但这就是扮演反派的规则,我也会十分认真地遵守这些规则。”

  角色

  一个立体的主角,需要立体的对手

  《007:无暇赴死》由凯瑞·福永导演,讲述了隐退的邦德在牙买加过着平静的生活,直到他的中情局旧友费利克斯·莱特前来寻求帮助,短暂的平静就此告一段落。他们需要营救一名被绑架科学家,但这个任务不仅危险度远超预期,更是将邦德带上了追踪配备危险新科技的神秘反派之旅。

  邦德作为一个立体的主角,自然需要一个立体的对手。对于萨芬这位超级反派,拉米认为他是残暴的,“这份残暴自幼年起就已经在他体内生根发芽。他在很小的年纪就丧失了天真,导致他无法分辨善恶,我觉得他也深知童年的自己所遭遇的无情造就了他如今的残暴。”

  拉米认为扮演一个反派并不容易,“作为演员,在诠释每个反派时,我们都会试图挖掘出他们背后人性化的一面,希望让观众更容易与角色产生共鸣。虽然有时候你内心并不希望反派被理解,你就希望他们是纯粹的恶魔,在观众心中引起恐惧。对于那些我能够与之共情并同情的角色,似乎我更能将他们演绎好,但跟萨芬建立共情非常困难。”

  在拉米看来,反派可能并不觉得自己是邪恶,“这些反派认为他们所做的是为了全人类好。他们看待世界的方式是比较扭曲的,因此要进入这样角色的内心也不容易。我必须深入揣摩他的内心,探究他是如何度过童年的创伤,并且形成如此令人胆寒的行事手段的。我从来也不想为这个角色的残忍做任何辩解,因为我觉得他身上带着纯粹的恶。”

  拍摄

  最兴奋的一刻是和丹尼尔演对手戏

  和丹尼尔·克雷格合作,让拉米一直沉浸在兴奋之中。谈及拍摄过程中最兴奋的一刻,拉米笑说自己“不得不说是第一次跟丹尼尔面对面进行拍摄,一对一交锋的那一刻”,“那种感觉,让人感到无比兴奋。之前我只在大银幕上见过詹姆斯·邦德。第一次见到真人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到一种剧场体验,我觉得初次见面的难忘体验是无法复制的。”

  和丹尼尔一起拍摄时,拉米说会想要尽全力去帮助、配合他,“因为你意识到他正在尽全力帮助、配合你,而这不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整部电影。他对每一个细节的专注和雕琢,让人认识到扮演邦德,成为007传奇的一部分,对丹尼尔来说是多么重要。因此,当你看到他是那样投入,分分秒秒都专注于自己所做的,你会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并且在某种程度上被他融合,真心想要提升自己发挥出的水准与他看齐。”

  拉米说和丹尼尔一起拍摄的所有时光他都很喜欢,“所以要我挑选最喜爱的一个场景挺难的。我们的最终对决那场戏,对我们两个来说是难以忘怀的。在那一幕中发生了很神奇的事,我不知道是否应该称之为化学反应,但我觉得在传统的英雄与反派对决场面中,很少出现这样的情况。拍摄时,我们不仅会努力确保整个场面,也会照顾到彼此的戏份。”

  创作

  007系列不会选择绿幕拍摄

  拉米·马雷克的电影长片处女作是2006年的《博物馆奇妙夜》,并随后出演了《博物馆奇妙夜2》和《博物馆奇妙夜3》。其他电影作品包括迈克尔·诺尔执导的《巴比龙》、保罗·托马斯·安德森执导的《大师》、汤姆·汉克斯执导的《拉瑞·克劳》、斯派克·李执导的《老男孩》和德斯汀·丹尼尔·克里顿执导的《少年收容所》。他还出演了HBO迷你剧《太平洋战争》,还与小罗伯特·唐尼搭档,为真人电影《多力特的奇幻冒险》配音。

  拉米·马雷克2019年凭借《波西米亚狂想曲》获得了奥斯卡奖、美国演员工会奖、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和金球奖剧情类最佳男主角奖。

  尽管演出了不少大制作,但对于能参演007电影系列,拉米仍十分激动。他回忆说自己入组的第一天,是在挪威的一个冰湖上进行拍摄。“许多电影可能会选择用绿幕拍摄,但007系列不会这么做。我们比原计划提前了三个月去那里拍摄,是因为那座冰湖正逐渐融化,我们想在开湖之前完成拍摄。由于冰湖融化的原因,每一天在湖面上拍完以后,第二天我们只能削减湖面上的人员数量。站在冰封的湖面上,有一种令人紧张不安的氛围,这也正是我所饰演的反派给人带来的感觉。它塑造了一个充满恐惧的氛围,这也是我第一天入组时所受到的影响。”

  拉米表示参与这部007电影制作的各个方面都令他印象十分深刻,“剧组人员倾尽全力将这部电影打造得独一无二,他们非常敬业和专业,你都能感受到他们真正关注007系列的传承。他们不仅仅是拍摄一部007电影的演职人员,更是007系列的忠实粉丝。因此对我来说,在剧组拍摄的每一天都令我印象深刻。”

  感受

  邦德更人性化,刻板的邦女郎形象不复存在

  拉米·马雷克认为007的伟大之处在于伊恩·弗莱明多年以前所创作的这个角色本身,这位来自军情六处的英国特工可以完成各种不可思议的任务。丹尼尔·克雷格成为第六任邦德后,给这个角色赋予了丰富而复杂的人性内涵,“我们发现邦德在有缺陷的同时也能做出英雄壮举,这就让这个角色能通达观众的心里。我觉得我们现在看到的邦德是某种程度上人性化了的邦德。”

  拉米说小时候他看007时会想:“哦,好吧,他是一名特工。”他能在大银幕上远远地去看他,但不太能够理解他作为一个人的模样,或者无法作为观众与他产生交集。但他在看《007:大战皇家赌场》时却感觉这个邦德离他很近,“这也是丹尼尔第一次出演邦德,我感觉这个邦德比任何时候都更能亲近。因此丹尼尔真的将这个角色赋予了人性的内涵,我认为这也让广大观众得以从全新的视角来看待邦德这个人物。”

  此外,拉米认为剧本中对女性角色地位的大力提升,是邦德系列在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需要做的一项正确调整。“刻板的邦女郎形象已经不复存在了。我认为朝着这个方向去改变对每一方都更好,特别是对年轻女性观众,她们在观看的时候真正能与这些角色产生共鸣,会想‘对呀!我能变得更强壮、有力量、有头脑、有本事,就好像007一样’。实际上,007也可以只是个代号。” 文/记者 肖扬 统筹/刘江华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1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