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娱乐 >明星动态 > 正文

斯嘉丽·约翰逊:“票房女王”的倔强反击

http://www.cecet.cn/       2020-02-18       文汇报       

 

图为《乔乔的异想世界》剧照

  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日前揭晓,凭借《婚姻故事》和《乔乔的异想世界》获最佳女主和女配双项提名的斯嘉丽·约翰逊,却空手而归。因在超级大片《复仇者联盟》系列中饰演美艳性感的“黑寡妇”,而拿下了女演员在美国影史最高片酬的她,却从未放弃转型尝试多种戏路的机会。偶像明星成功转型并非易事,斯嘉丽以罕见的倔强勇气,用实力头脑和能力摆脱“花瓶”套路,在演技派演员道路上如履薄冰、步步为营地执着前行。

  这位36岁的美国女演员已经从影26年,塑造了60多个角色,曾获得过包括金球奖、英国电影学院奖、美国演员工会奖等重量级奖项和提名。尽管这次冲击奥斯卡失败,但全世界都看到了“票房女王”的倔强反击,她不愿被榨取“黑寡妇”的剩余价值,拒绝作为一个性感符号在商业电影中被频繁消费。

  性格早熟和声线沙哑,特立独行的童星在成长

  斯嘉丽·约翰逊出生在纽约,爷爷是编剧、导演,母亲则是一名制片人。尽管从小梦想着登上百老汇的舞台,但斯嘉丽星途起步却有些磕磕绊绊,因为她入行时最先学会的一件事是“拒掉剧本”。当时,绝大多数孩子还满足于接拍广告,她却嗤之以鼻,“我不想去推广麦片,我只想去演戏。”凭着倔强和纯粹的执念,斯嘉丽的等待有了回报。在外百老汇话剧《智辩家》里,她获得了一个龙套角色,虽然只有两句台词,却与出演过《死亡诗社》的伊桑·霍克站在了同一方舞台上。

  斯嘉丽在电影圈的“资源”不俗,银幕首秀《浪子保镖》集结了伊利亚·伍德、布鲁斯·威利斯等明星,而后她又在肖恩·康纳利主演的《正当防卫》中露脸。《浪子保镖》1994年上映后恶评如潮,次年入选“金酸梅奖”六项最差提名,却让斯嘉丽见识了好莱坞的光怪陆离。在庞大的电影工业体系中,大多数演员只是面目模糊的“工具人”,种种程式化表演与她的理想相去甚远。令斯嘉丽神往的是1930到1960年时期的好莱坞,那一段优雅岁月里,有她最爱的朱迪·加兰。

  特立独行的个性和天生沙哑的声线,让斯嘉丽走上了与德鲁·巴里摩尔等甜美系童星截然不同的路。1996年,斯嘉丽在《曼妮姐妹》中出演协助怀孕姐姐出逃的少女,无助而孤独的神情击中了观众心底的柔软。这部电影不仅使斯嘉丽获得了第一个重要的最佳女演员提名,也让好莱坞注意到了这张清丽脱俗的面孔。1998年,她出现在罗伯特·雷德福自编自导的电影《马语者》中,饰演厌世孤僻的残疾女孩,显示出超龄成熟的表演技巧。2003年,斯嘉丽迎来了转型之作《迷失东京》,19岁的斯嘉丽饰演25岁的少妇,初成熟的她爆发出惊人的能量,将迷茫忧郁的孤独感和身在异国的游离感表现得淋漓尽致。紧接着,她又主演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这两部影片让她同时入围2004年金球奖的剧情片和喜剧片最佳女主角,使她成为好莱坞最受欢迎的新人。

  被标签化令星途陷入困顿,重返百老汇找回演员本真

  《迷失东京》带给斯嘉丽的不仅是成功,也有困顿。在好莱坞最风光的千禧年代,电影公司正化身饕餮吞噬着一切具有商业价值的元素,而斯嘉丽是它最新鲜的猎物,毕竟金发碧眼、身材丰腴的女性角色才是好莱坞商业片的标配。很快,她的合作者里就出现了克里斯托弗·诺兰、布莱恩·德·帕尔玛等大导演的名字,甚至成为了伍迪·艾伦的“缪斯女神”。然而,在《逃出克隆岛》《致命魔术》《黑色大丽花》《独家新闻》《赛末点》等影片中,斯嘉丽扮演的都是甜美诱惑的角色,只是作为一个性感符号被频繁消费。

  “我要伪装成别人眼中的形象。”斯嘉丽曾坦承那段时间遭遇到困惑,“他们给我贴上了‘性感’的标签,而我不得不钻进别人设定的形象中,努力去适应。”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使“性感”成为斯嘉丽最想撕掉却无法放手的招牌,她内心仍然抗拒着。2009年,斯嘉丽重返百老汇,出演经典舞台剧《桥上一瞥》,以新人姿态“回炉再造”。一周8场,连演了14周,超负荷的演出让斯嘉丽脱胎换骨。她用一座托尼奖最佳女配角的奖杯,找回了演员本真。

  从此,妩媚与奔放不再是限制演技的镣铐枷锁,万种风情只是皮囊表象,有趣的灵魂则释放出致命魅力。2010年,斯嘉丽加入漫威电影宇宙,在《钢铁侠2》里饰演“黑寡妇”娜塔莎·罗曼诺夫。黑色紧身皮衣、火红色短卷发、漂亮潇洒的打斗,飒爽而性感的超级女英雄“统治”了漫威宇宙整整10年。新片《黑寡妇》预计今年5月上映,斯嘉丽·约翰逊片酬据报道已达2500万美元(不含分红),是好莱坞单片片酬最高的女演员。“我花了很长时间来把表层剥开,去揭示人物精神上创痛。”斯嘉丽在采访中透露,“希望这部电影能带给观众鼓舞人心的力量。”

  跳下超级英雄战车,重回小成本电影的怀抱

  “黑寡妇”成了斯嘉丽·约翰逊的标识,开拓出了全新的“超级英雄”电影风格。她接连主演的科幻电影《皮囊之下》《超体》《攻壳机动队》既叫好又叫座,甚至在电影《她》中仅靠独特的低沉烟嗓就演绎出了人工智能“内心”的千回百转。然而,当《复仇者联盟》系列走到末路,斯嘉丽却毅然跳下了“战车”,重回小成本电影的怀抱。“我不会用预算表中的数字来评判一部电影,我不会去拍那些我自己都不想掏腰包去看的电影。”4500万美元的年收入带给她最大益处便是一个从容的转身,从此不用为了生计而工作,更不必为了名声而妥协。

  事实上,离开了成熟大IP后并非人人都能风生水起,同样告别漫威的小罗伯特·唐尼、格温妮丝·帕特洛正遭遇困境。“现象级”偶像明星想成功转型更非易事,凯特·温斯莱特1998年就凭《泰坦尼克号》获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直到11年后才靠《朗读者》赢得评委认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从《不一样的天空》到《荒野猎人》“陪跑”了整整23年,才如愿以偿拿到奥斯卡小金人。斯嘉丽·约翰逊并没有深陷在“黑寡妇”的角色里,而是凭着一股子倔强的勇气,用头脑和能力创造出了许许多多个让她舒适的身份,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演员。

  如今,围绕斯嘉丽的话题已经是《乔乔的异想世界》和《婚姻故事》,这是她职业生涯中头两部真正扮演为人父母的角色。在《乔乔的异想世界》中,斯嘉丽·约翰逊饰演的妈妈罗茜是最温暖的一道光,明媚温柔又坚强隐忍;《婚姻故事》里她却成了遭遇婚变的妻子妮可,经历了从委屈无奈到狠心决绝的离婚困境。这两个角色都不靠外貌取胜,而是凭借坦然而精准的演绎,展现了女人面对命运的挣扎。巧合的是,两部电影中不约而同地出现了系鞋带的镜头,罗茜给乔乔系鞋带隐喻着孩子的成长历程,而妮可与离婚丈夫的互动则佐证了婚姻强大的惯性。一组简单动作在不同情境中表达出迥异的潜台词,蕴含着令人动容的感染力。(记者/宣晶)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5-2020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