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 >绝对隐私 > 正文

帅气哥哥把手伸进我的裙子

http://www.cecet.cn/       2013-06-06       中国娱乐资讯网       

  年轻的我如果这麼认為的话,会被人认為是“完全没有梦想的女人”,但是那种憧憬及梦想我在十年前就完全的丧失了。我的母亲和我被那种非常不祥的命运所操纵。我想很多人都知道北海道的冬天,因為每个人都喜欢下雪,雪祭,那一片银白的世界。

  但是,寒冷却锁住了人们的心,我之所以不能放得开,可能是因為出生在北海道的缘故吧!我家是在S市郊外,和母亲三人相依為命。父亲在我读幼稚园的时候,因為车祸而去逝,之后,就由母亲独自养育我。由於拥有广大的土地,母亲在附近的大学旁边盖了一栋公寓,并且租给这些大学生,父亲死后,我们就靠这些房租过活。

  从我懂事之后,由於从小就没有父亲,心灵觉得很寂寞,所以个性上较為孤僻,学校老师的评语总是“老是躲在家裡”、“神经质”、“不能交朋友”等字句。虽然母亲常常告诉我要好好和男孩子相处,但是我却是无法接受,而变成了发育较一般女孩晚。

  只有一个哥哥我愿意和他在一起,那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春天,公寓住进来一批新的大学生,其中一位叫做柳田,人长的瘦高,非常像母亲,乾净的脸孔,是那种在东京出生有钱人家的少爷。

  柳田哥哥常常教我作功课,他不像学校的老师那样老是一边骂我,一边要我听话,他很亲切的握著我的手,然后教导我,使我觉得很快乐。“会吗?叶妹妹说……”这就是柳田哥哥的口头襌,连最头痛的数学计算,只要一听到他这麼温柔的话之后,我马上就不会讨厌数学计算。或许是我极為渴望得到父爱吧!我常常和柳田哥哥一起嬉戏。

  事实上,母亲在和某个男人分开之后,马上就搬到S市来,因此才会和发生交通事故的自己的父亲结婚;那名和母亲分开的男人,就是柳田哥哥的父亲。因此,柳田哥哥和我可说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会兴建那栋公寓,多多少少有得到柳田哥哥父亲的赞助,母亲知道柳田哥哥是自己的儿子,才要他来这儿住。只有我和柳田哥哥不知道这个秘密。自己的父毋亲作出不道德的报应,感觉上是会降临到我们兄妹身上,所以当事后从毋亲那儿听到整个事情的经过时,我可是一点也不觉得惊讶。

  但是,那个时候也不知道母亲的前科,只是一心一意的喜欢著温柔的柳田哥哥。这也是之后从母亲那儿听到的话,这个时候,才想起我们过去曾有过可怕的兄妹近亲乱伦的回忆。当然,对於毋亲和柳田哥哥有著令人作呕,猥褻的关係等事情,我的心裡是非常的不舒服。

  母亲年轻的时候,在新宿的某家俱乐部当服务生时,和柳田哥哥父亲相爱,结果生下柳田哥哥。对方是有家世的男人,毋亲只是身份低微的服务生。二人如果用古时候的字语来形容,就最瞒著别人,偷偷的幽会。但是,结果还是难逃被迫分开的命运。即使是这样,母亲和柳田哥哥的父亲也是过了七年甜蜜的生恬。 我常常将柳田哥哥当马骑,在房内乱跳乱闹,偶而也像小孩似的骑在他的肩膀上面。“叶妹妹真是个小孩,如此的快乐吗?”我很老实的告诉他我并不快乐的事,令他觉得很难过。但是,对於柳田哥哥我是什麼都会老实对他说。老实说,我就是喜欢他。

  班上那些早熟的女孩子,都在说她们“喜欢某个男生”、“想和某个男生亲吻”,但我觉得很骄傲,因為我心裡很清楚知道“我喜欢大学生的柳田哥哥。”那个时候的我是暗恋著柳田哥哥,他不但人长得英俊,头脑又好,要是我要嫁人的话,一定要嫁给柳田哥哥……

  因此,当柳田哥哥在大一的暑假要回东京去时,我是真的抽抽答答的哭泣起来。好像他从此就不会回来似的,和失去父亲当时的情形一般的悲伤。“叶妹妹不要為难柳田哥哥,因為他马上就会回来的。”母亲责骂我。

  “到了九月我就会马上回来,叶妹妹要我替你买什麼礼物呢?”我回答不出来,我什麼都不要。“就买熊猫的布娃娃给你好了。”“……”我只是不断的哭闹,心中只是喊著:“不要走嘛,不要走嘛!”八月结束时……

  柳田哥哥回来了,他的男朋友和女朋友二人也跟他一起回来,说是他高中时代的好朋友,好像是大家第一次计划要去北海道旅行。我看到女孩时“哈”的一声,因為我马上就想到可能是柳田哥哥的女朋友,很后悔没有看清楚那女孩的面孔。

  “叶妹妹,这位是××先生,这位是××小姐。对了,这位叶妹妹是房东的千金小姐,现在是小学六年级,我说在札幌的女朋友指的就是这位叶妹妹。”柳田哥哥和他的朋友大家都笑了起来,母亲也一起大声的笑了起来。但是我却紧闭住嘴巴,充份的表露出自己感情,或许当时应该突然说出“讨厌啦!”的话。 但是,也害怕被母亲责骂,心想反正女孩子迟早会回到东京,所以,一直保持沉默。柳田哥哥的朋友回去那天的黄昏,由於还有很多暑假作业没做,於是,我便去柳田哥哥的房间找他。柳田哥哥正躺在满是棉被且很骯脏的房内睡觉,啤酒瓶、以及喝完的威士忌杯子堆满了屋内,第一次我了解男人房间那种独特的味道。

  “啊啊,叶妹妹……真对不起,请等一下,我将房内清理一下……”柳田哥哥以蹣跚的步伐开始整理棉被,一定是还留有一些酒,当他要将酒放入壁橱时,摔了一跤,整个人失去平衡,倒在我的面前,我和柳田哥哥在垫背下面如同是三明治般的被夹住。

  我对这突然而来的情形,最初还很惊讶,一下子,我也觉得很奇怪而哈哈大笑起来。垫背压的令我稍有些不舒服,这时,在一片漆黑当中,柳田哥哥亲吻了我的额头。“叶妹妹……叶妹妹好可爱啊……”柳田哥哥身上还留有一点酒味,於是便将身体移开。 然后一直盯著我的脸看,那充满光辉异样的眼神至今仍然令我无法忘记。我被那不知不觉紧抱住我的柳田哥哥的举动给吓了一跳。“你喜欢我吗?”我没有回答“嗯”,只是马上点头,因為我的确是喜欢他。柳田哥哥亲吻了我的嘴唇,我很清楚那是极為的热情。

  於是,他将手伸入我的裙子裡面,我觉得很奇怪,(我知道亲吻,但是,為什麼要有这种动作呢?)要是女孩经过初潮的话,大概就能想像是怎麼一回事,但是,当时并不了解道种事情的我,完全不晓得柳田哥哥在干什麼。

  柳田哥哥抚弄我的大腿内侧,然后又将我衬衫的钮釦解开。“柳田哥哥,為什麼要做这种动作呢?”我将棉被推上去,然后问他。“男人和女人如果相爱的话,就会这麼做吗?” 柳田哥哥一边用手搔著头,拼命的為自己的举动做解释。我则是完完全全的搞不清楚,直到柳田哥哥进入身体的那一刻,那一抹鲜红染红了床单,才有了如今的记忆,原来那叫做爱。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5-2020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