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 >精彩网摘 > 正文

代孕妈妈生态报告 揭秘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http://www.cecet.cn/       2010-02-03        南都周刊       

这是个复杂的市场,金钱、交易、道德、伦理、法律、医学等一系列问题的相互纠结,考验着买卖双方的情感与理智。

代孕生意:利润比毒品贸易还大!

  2009年3月,广州市白云区计生部门查获了3名代孕妈妈,使一向隐身于网络的代孕妈妈及其背后的中介机构浮出水面。

  30年来,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辅助生育技术的发展,和高达15%至20%的不孕不育率,造就了一个“婴儿市场”的发育。在中国,用互联网搜索就可以找道上百家代孕中介网站。在全球,代孕开始从地下状态走向半公开,印度几乎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代孕妈妈市场,每年产值大约在120亿美元。

  这是个奇怪的市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德博拉·斯帕尔说:在这个市场里,没有人愿意承认它的存在,每个人都在说“制造希望,找到孩子,创建家庭”,却从不用“买”和“卖”的字眼。

  这是个复杂的市场,金钱、交易、道德、伦理、法律、医学等一系列问题的相互纠结,考验着买卖双方的情感与理智。>>>我曾经为别人“代孕”了八个孩子

  代孕妈妈的非常生活

  她们是子宫提供者,更是租赁者。怀胎十月,一朝产子,孩子要不转让他人,要不与她们没有天然的血缘关系。她们被称为代孕妈妈,颠覆了我们关于母亲最基本的定义和看法。

代孕生意:利润比毒品贸易还大!

  年过半百的文姨可以算是中国最年长的“代孕妈妈”,她的龙凤胎宝宝已经快7岁了。

  50岁的文姨躺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的产房里,一头花白发,满脸皱纹。即使是高龄产妇不鲜见的妇幼保健院,50岁,也算是个超高龄。

  高高隆起的肚子里,一对龙凤双胞胎正窘迫地想出来,这让他们的胎心音听起来明显地变慢。宫内缺氧,随时可能发生窒息,医生决定立刻进行剖腹产手术。

  文姨喜欢怀孕的感觉,喜欢小生命在自己的体内一天天长大的微妙,而这个感觉,已经离她20年了。

  她的体形、年龄并不适合怀孕:50岁,绝经,瘦弱。但这些并不能阻碍她重新成为一个母亲的愿望。从20岁的儿子意外遭遇车祸死亡的那天起,“母亲”这个角色一直是她心中的痛。

  1988年3月10日,中国内地第一例试管婴儿诞生。试管胚胎移植和人工授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使得文姨成为中国年纪最大的代孕者之一:丈夫的精子加上一名捐献者的卵子,而她要做的是提供子宫,给胚胎做“房子”。

  这是2002年的10月9日,一对龙凤胎的啼哭声中,他们的父亲刘叔才匆匆赶到产房外,笑逐颜开。对于龙凤胎来说,怀胎十月一朝分娩的“妈妈”并不是完整生理意义上的“妈妈”,只能算“代孕妈妈”。

  如果说文姨是出于母性的爱,那王娟(化名)的选择则完全是出于一笔交易。

  2008年7月18日上午9点,已经在深圳一家医院产科住了一周的王娟,阵痛,紧揪着她。

  这种痛苦,3年前生女儿时她就体验过。那时,她发过誓,“打死我,这辈子也不生孩子了。”时隔3年,这位27岁的离异单身母亲,食言了。

  产房外,还有王雨(化名)和他的妻子康丽(化名)。这对深圳夫妇看上去比产妇王娟更紧张。王娟阵痛呻吟时,康丽的惊叫声甚至引来了医生。“生了吗?”她的这句话问了不下十几遍,问丈夫,同时也是问自己。毕竟,她才是王娟肚子里孩子的母亲,卵子的提供者。

  30多岁的康丽,习惯性流产,怀孕四次都保不住孩子。对于王雨和康丽来说,这笔交易的好处显而易见:7月18日,王娟只花了40分钟,给他们产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婴。而王娟又得到了什么呢?当然,她得到了报酬:10万元人民币的酬金。在中国,代孕妈妈通常能得到4-15万元的报酬,而她们一直生活在“阁楼”里。

  代孕妈妈的动机

  什么样的女性愿意怀胎十月、一朝分娩后就将孩子拱手让人?对于代孕妈妈,世间有着繁杂的看法:保守主义者认为,这是在玩弄生命的奇迹;而极左的女权主义者则将代孕母亲比作妓女,认为她们是在出租自己的身体。

  过去的30年,美国有2.3万个孩子诞生于代孕妈妈的肚子。而在中国,根据广州计生部门统计数据,如果按照代孕网提供的1377例的平均数来算,中国代孕妈妈生的孩子也约有2.5万个之多。但即使如此,这个数据依旧满足不了高达15%以上的不孕不育率。

  随着代孕做法得到更广泛的接受,加上高达80%以上的代孕成功率,更多的女性选择成为代孕母亲,虽然这在中国法律中得不到承认。8名接受过媒体采访的代孕妈妈,来自全国各地,她们有的正在扮演代孕妈妈的角色,有的曾经扮演这样的角色。她们的感受不尽相同,有的极为愉快,有的因能为他人孕育新生命而感到自豪,有的则为与孩子分离伤心难过。

  在各不相同的感受后面,她们的动机则基本相似:她们都是“缺钱的女人”。

  2009年3月,广州白云区京溪街计生部门发现辖区内的三名代孕妇女,该街道居委会一名工作人员证实,这三名女性均穿着朴素,“都说自己家里比较困难”。

  王娟是江苏盐城人。2003年,22岁的她就结婚了,丈夫在私人公司做管理,收入不算低。第二年,女儿出生,在商场当营业员的王娟,就没再上班在家带女儿。2006年,丈夫感情出轨,离婚之后的王娟断了经济来源。她必须工作,对于只有高中学历的她来说,“代孕妈妈”成了最快速的赚大钱渠道。

  2007年,王娟在一个代孕网的站长牵线搭桥下,接到了第一笔业务。第一次见面,她对王雨夫妇印象不错,双方都很满意。第二天,王娟在王雨夫妇陪同下,做了一次体检,确定身体健康,适合怀孕。即使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王娟的内心还是有些许斗争,“怀孕能救自己,也能帮上这对夫妻”,最后,她还是决定,做一回代孕妈妈。

  在广州一家代孕网站上,在线客服开出了代孕妈妈的条件:初中以上学历,身高157厘米以上,20—35周岁左右,身体健康,除了身高、容貌、学历、家庭背景,连有无流产史、髋骨尺寸这样细微的标准都列入考量。尽管有自称全国最大代孕妈妈中介机构负责人对媒体称,中心大多“志愿者(代孕妈妈)”是未婚。但在接受采访的代孕妈妈中,不少人坦承自己是离婚的单亲妈妈。而那些从没生育过或者未婚的代孕妈妈,则又有着各种复杂心情。正在怀孕的代孕妈妈、25岁的济南姑娘李琦一直担心自己不能顺产,因为她怕将来无法和未来丈夫交待手术后的疤痕。

  在记者面前,陈梅一再强调自己“不完全是为了钱”。对她来说,有能力帮助别人的感觉,是代孕妈妈体验到的最高奖赏。离婚后的陈梅,没有收入,丈夫无法支付赡养费,她接受了这个几乎是“最快”挣钱的方法。虽然报酬增加了5万,但她用了一年的时间“工作”,平均下来,每小时也只有13块钱的收入。

  孩子被抱走时,陈梅非常冷静,她用了个比喻来形容整个过程:“代孕跟通过出卖劳动力或脑力赚钱没什么区别,只是用子宫为那些不孕的家庭生育孩子,就像把别人家的麦子种到我田里一样,只要有明确的协议,取得了一定报酬后,他们当然有权收回麦子。”

  这些“麦田守望者”选择租出自己的子宫,来完成自己的心愿。对于她们来说,不菲的报酬有着不同用途:有的是为了还债,一场大病,大学四年,一次意外,足以让一个普通工薪家庭和农民家庭债台高筑,代孕的收入可以让她们还清或者减轻债务。

共9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2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