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 >精彩网摘 > 正文

处女之痛:老师的发情药让我的青春蒙了灰

http://www.cecet.cn/       2008-01-22              

 文/本报记者 于杰

  倾诉人:倾城

  年龄:29岁

  职业:公关经理

  倾诉地点:新岛咖啡

  1

  午夜,我和悠然相互搀扶着从某个酒吧里出来。我们谢绝了那个大老板想开着他的奔驰送我们的好意,只说自己叫个车回家方便一些。悠然手里紧紧地抓着她的挎包,里面有着一张订货单的合同,这是我们俩今天努力的结果。

  耶!我们俩击掌庆贺。这一单,足够我们两个对生活没有那么多奢求的女人吃一年。身边没有男人,并且不想把男人当做终身依靠的职业女性,总会有积谷防饥的心理。男人,男人在我们眼里,已经变成了可有可无的某个物种。

  有则锦上添花,没有也无所谓。

  除了会在工作中和形形色色的男人打交道以外,我在平常的时间里,不想见到任何男人。我对他们不信任,也没有安全感。

  尽管人们总是看见我巧笑倩兮地出入灯红酒绿的场所,但那只是我的职业,那只是逢场作戏而已。

  回到家里,我脱掉价值不菲的外套,露出黑色开司米连衣裙来。黑色的靴子,黑色的裙子,这是我的战场上的铠甲。

  我穿着它们去洗手间卸妆,没有了脂粉,镜子里的女人苍白而空洞。我努力对着镜子做一个笑脸,发现两条鱼尾纹。

  衰老并没有放过我,就算我很努力很努力地掩饰,我也知道,我的外表终究会像我的心一样,在某一个时刻从鲜活亮丽,变成皱纹丛生。

  2

  在我的印象里,那是很早很早以前,我也是个清纯的女孩子。那时候,我酷爱画画。喜欢穿牛仔裤和白衬衣,背着画夹子在校园里走来走去。

  我属于发育得早的女孩子,18岁那年,我已经是学校里个子最高的女生。每当我散着长发穿过校园,身边都会有无数的目光注视,我知道我是美丽的。

  那时候在我们那样的小城市里,想考进美术学院不仅要画得好,还要有足够的钱和关系。

  我父母只是平常的职工,没有太多的钱。但是我知道教我画画的老师很有来头,传闻中他是因为某次学潮而被分配回家乡教书的,否则早就飞黄腾达了。

共5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7-2022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