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情感 >绝对隐私 > 正文

一个妻子在交换后的真实心情记录

http://www.cecet.cn/       2008-01-11              

  十点半回宿舍时一口气就上到了六楼,门牌上的619那三个数字冷漠地对着我笑,似乎还在打量我的突然造访……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返身下楼——我的宿舍在四楼。 

  我知道自己有点“心事重重”。 

  现在我已经对着电脑发了两个小时呆了,大脑满满的都是呼之欲出的愧疚,我没事可干,就加餐,喝可乐,食物使我简单,潦草,并无法言说……但继续下去也许还只是发呆,或者是毫无意义的写了删,删了写……郁积在胸中的感觉没有一点勇气坦坦荡荡地走出来……我不会矫饰,不会揶揄,也不想做一个充满希望的讲述者,给每个故事都添加一个美好的结局或者动人的情节,我只是在想,怎么样的陈述才不至于伤害到善良的人们。 

  我在深夜里发出过求救,朋友说:“随你自己的心……真实的事情总会有遗憾……” 

  自己的心?我连自己都不了解,我想还是平淡地做一个陈述,艰难的——陈述吧。

  今天爱人生日,十二点快半了我才发信息祝他生日快乐,因为我一直在想该怎样把这两天记录下来,或者轻描淡写,或者避重就轻,但无论如何得给自己留下一个可供审视的机会。 


  很多朋友都辗转知道了我们这两天的行踪,也有朋友很期待我的讲述,我知道。但是,也许我会使大家失望,因为,你们看到的将不是快乐,或者说是不纯粹的快乐,又或者说只能算是一种幸运,因为,我们只是遇到了一对很好的夫妻,很纯朴很善良很热情很恩爱的一对。 

  见到他们(下文我将以C称呼先生,以Q称呼他爱人)是在天津的一家饭店,得知我们喜辛辣,他们很费心地请我们吃火锅。 


  看见他们招手,我们面对面地坐下去,开始谈天气,谈天津与北京的气候差异,后来男人们的话题又转到两岸关系上,我和Q则比较沉默。 

  我不敢看C,我觉得我会泄露自己的表情或意愿,一时间我像是从幻想的高空落在了地上,很清晰的下坠感使我思想清晰。 

  不隐瞒地说,我觉得我们更适合做朋友,而不适合做性游戏。 

  果然,吃完饭一起去唱歌时大家都轻松得忘记了自己其实是要做什么的。丈夫很开心,喝着啤酒,唱着记忆里的老歌,像是回到了恋爱的季节,他一手拿麦克,一手指着我,嘴里唱着“最爱是你……”迷离的眼神让我感动。他们很亲昵地对唱,也很开心。我们都这样坦然地打发着时间,昏暗的灯光产生不出一点点感觉,唱在嘴里的情歌也只是一种美妙的音符……大家都不知道该做什么或不该做什么。 

  十一点半的样子我们一起坐出租去他们家里。 

  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二人世界,室内简洁温馨,从客厅走出去,外面有一个大大的凉台,我拥挤的心情忽然得到片刻的放松,夜风很温良。C在走上凉台时用手在我的腰上作了短暂停留,我突然变得紧张。 

  坐了会,我去洗澡,Q给我拿了件她的睡衣,我一再叮咛丈夫我要穿不暴露的,但是最后出来时,我还是发现了自己漏出的小半个胸和清晰可见的乳晕……我双手掩着胸,坐在丈夫旁边。大家也都轮流着洗澡,其余的人都较沉默,那时有个台在播射雕英雄传。 

  完了之后我们都本分地坐在客厅看电视,一直到次日凌晨一点多。 

  灯光很明亮,大家彼此没有一丝暧昧,于是女主人关了客厅的灯。

  大家开始心照不宣地笑了。 

  我其实有些勉强,因为C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很抱歉)。 

可是灯灭了,视觉上的压力小了很多,所以,我们就开始营造一种暧昧。 

  大家坐一张沙发时,C搂住我的肩,右手揽住了我的胸……我没有拒绝,那时情景控制了一切。我看见丈夫很规矩地坐着,我突然觉得对不起Q,就用眼神鼓励丈夫。那时我是轻松的,也许是身体的短暂快感使我有了少有的宽容与接纳…… 

  后来我们分别在两个房间做了,感觉是陌生的。因为习惯不同或者其他原因,我的快感没有如约而至……在我们做的过程中,C一直惦念着他的爱人,我头偏向一边,理解地笑。后来Q过来看我们了,只一眼,又跑了出去。Q出去以后就哭了…… 

  这使我想到了自己……可奇怪的是我没有一滴眼泪,甚至找不出悲伤的影子……我和丈夫还有C都在安慰她。 

  她哭得很有感染力,她的眼泪使这个游戏中感情的成分加重,我觉得真实就很好,如果大家都沉醉于纯粹的身体上的快乐那会使我们觉得更悲哀,甚至我们会开始怀疑自己对待爱情的态度。 

  女人总是有些敏感,我很爱怜她,就像怜爱自己。

  于是我让丈夫抱着她,我则在身后抱着丈夫,其实那一刻我也需要他,只是我没说出来而已。 

  我头贴在他的背上,感觉他胸部的温度。 

  这个我熟悉的温暖的怀抱……我不忍离开。 

  很长时间她情绪才稳定下来,我觉得那是因为两个男人的同时安慰。 

  我和Q都认为在这个游戏里男人得到的快乐多于女人,那时我们很友好。她的笑很迷人。 

  分别冲完澡,我们又重新坐回客厅。大家商量着晚上怎么睡。 

  其实在洗澡时我就对丈夫明确说了:“我不想和C整个晚上都在一起。”这是真的,当时并没有想到我也不希望我的丈夫抱着别的女人过夜。我只是从我自身出发而强烈要求的。

  所以大家在讨论时都尽量遮掩自己的态度。当然,明确地表达出来肯定或多或少地伤害到某个脆弱的灵魂。 

  我笑着说:“我还是不习惯和陌生人睡。”,如果开着灯,大家会看到我坦诚的丝毫不加掩饰的微笑。 

  大家其实并不很赞同我,因为他们还在讨论。“你们决定,我随便。”他们三个都这 

样说。我突然有一种悲哀……情绪很低落,但又很执拗。 

  也许他们都期待一种新的睡眠的感觉。 

  我坚持:“还是和自己人睡吧,要不然……真的不习惯。” 

  他们同意了。因为我的理由冠冕堂皇。 

  我和丈夫回到房间,当然地发生了一丝不快。 

  我是个自私任性而又刁蛮的女人,我责怪丈夫不顾及我的感受,责怪他不疼惜我,责怪他并不如他所说的那样爱我,责怪他的种种……我刁钻古怪的问题常常诘问得他有口难辩,我打他,掐他,拧他,我让他发誓说爱我……我背过身去,双手抱肩,头发寂寞地垂在胸前,我泪流满面,鼻息沉重不堪,我觉得性使一切变得脆弱,我悲伤,我恐惧,我孤独…… 

  我想着任何一个值得我怀念的男人:我想到Z,就非常想在凌晨三点钟发短信告诉他我想他,想他纯洁到单调的情感,我知道他会说世界还是纯净的好,于是我就非常怀念以往纯净的生活……想到小唐,想到WXY,想到WY,想到陌生的“心情”……那时随便任何一个向我表示过关心的人,都可能成为我的倾诉对象……我的泪已经打湿了鬓角的头发……正在这时,C推门进来了,对丈夫说他们换一下睡吧,我一听非常非常不高兴,但是没说一句话,我的鼻息声让他觉出了异样,于是他问我丈夫我怎么了?丈夫说哭了,他问为什么,丈夫说不知道。于是他说那你们睡吧…… 

  C走后我故作平静地说:“失望了吧?要不你过去?我一个人睡挺好……我不会生气的,真的。”

  丈夫笑,他用力抱我。我躲,他就使劲抱,我再躲,他再抱……

  终于,我很委屈地钻进他怀里,数说着他种种的不是,并且哭得一塌糊涂……

  他开始吻我的耳垂……我们很好地做了一次,出了一身汗,但又随即沉沉睡去,我还是依旧的姿势,从背后紧紧地抱着他……以前总是他把腿搭在我的身上,但是自从01年怀孕后,丈夫为了不使我的腹部受压,就一直保持这样的睡姿,所以,两年来这个姿势就变成了我们现在最佳的入睡姿势。

  早上起来时已经十点多了,我亲吻丈夫,他有点兴奋,我就劝他去隔壁房间,他说不去,我知道是说给我听的,但还是挺高兴……女人就这一点傻……我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莫名其妙地就好了起来。

共3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广告服务 - 我要投稿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Copyright©2005-2020 CEC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